唯一的底线大概就是不能逆cp了,无差也不行。
我真是个善良的人。
 

【奇异玫瑰】空谷足音 BE一发完

这是我对自己一次史诗级的高估,我搞不来,我没这个实力。

这是一个有伏笔的第一人称故事,看看你有没有猜对答案。

只希望它读起来不是太尴尬。


1

我的名字是Everett K.Ross。

其实我更喜欢被人叫做Kenny,有种亲密感,但因为太过亲密了,会这么叫我的人不多。

好吧,何止是不多,会这么叫我的人只有一个。

而那个人的名字是Stephen Vincent Strange,他喜欢被人称作Doctor,曾是个神经外科医生,现在是我的男友。

嗯,这么介绍有些奇怪,准确地说,现在是至尊法师,据说在我们的次元中仅此一位的至尊法师。

他并非无所不能。我必须诚实,毕竟他连房租都交不起了,一个交不起房租的大男人,在纽约能有多“至尊”?

可我也不在乎,就算他在有些地方很傻很没用,但他的确是个好男友。

比如现在,我正在重伤养病,休假在家——说实在的我现在并没有不舒服的地方了,只是对我受伤时没多少记忆了,浑身上下还没什么力气——他负责照顾我,而我就住在他的纽约圣所里,整日与那些法器和怪物为伴。

实话说有点无聊。

你不觉得我该回去工作了吗?昨天晚上我这么问他。

他握住我的手,摇了摇头,说我根本不用着急。

2

我晚上睡得很浅,有种整夜都没怎么睡着的错觉。但Stephen一直坐在我不远处看书,我不知道房间那么暗他是怎么看书的,而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房间那么暗我却把他看得那么清晰。

他突然发现我睁眼看着他了,我立马装作在梦里翻身,闭上眼睛。

“睡不着吗?”他低声问我。

现在装睡也没意思,只好回复说是的。

又是一片沉默,那种我连自己呼吸的声音都听不见的死寂。

“你受伤后有点神经衰弱,Kenny,要不要起来跟我走走。”

分明安眠药是更好的选择,但身为医生,Stephen大概在担心副作用或者依赖性的问题。

我从床上坐起身来,夜晚的圣所并不是很冷,Stephen身上泛着一层冷光,他居高临下地伸出手来,宛若降临人世的真神,嘴上说要拯救众生,眼里却全是清冷。

从Stephen的表现来看,我知道我的状态不是很好了。

3

那天上午我偷溜出去了。

纽约人真冷淡,我走在街上,就是走得有点慢了,经常会被撞到,连句对不起都没有。

想当初在牛津读书那会儿,满街都是正统的绅士,就算只是从你身侧走过都要说句不好意思——当然这种礼仪我这个美国人也谈不上欣赏。

后来太阳晒得我有点恶心,我在街边坐了一会儿,没带手表出来,但Wang也该发现我跑出来了,什么都没干,但也是时候回去了……该死。

这是我受伤之后第一次觉得自己快不行了,我居然认不出来我在哪里,我想要问路,但不可能有路人知道什么是纽约圣所,我只能一面往回走一面回忆圣所的具体地址。

Stephen就是在这时候出现的。

他满脸阴郁地看着我。我知道他要发火了,可他什么也没说,只让我跟在他身后回家。

我可不是囚犯什么的,我是个成年人。

但这些话也只好在心底说说,他看起来真的很生气,最好别在这种时候惹他。

4

“你不能就这样跑出去,什么都不说。”

Stephen的手在颤抖,我尝试着上前握住他的手,但我没有成功,他退开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有别的什么可说。

“我再三嘱咐你不要出去,万一你……死在外面怎么办?”

“你说得有点夸张了吧Dr.Strange,人怎么会这么容易就死了呢?”

我开了个玩笑,显然Stephen非常、非常讨厌这个玩笑。

“命运会在你嘲笑它的时候加倍奉还,记住这句话kenny,千万别这么对我。”

Stephen看起来想要给我一个拥抱,但他最终也没这么做。

我有点生气,因为他的反应太过火了,这让我想起很久之前,我差点被杀,法师就把可以找到的敌人屠个精光,害得我好不容易找到的信息链断个干净。

之后收拾法师造成的那些烂摊子的事简直不值一提,那些消息比什么都重要。

比我的性命大概还要重要那么一点吧,但我知道很多人相信那些信息比我的性命重要得多——显然只有Stephen想得和大家不一样,所以他是法师——所以他是我的男友。

那之后Stephen会带着我出去走走,偶尔还能回去复仇者联盟的大楼。

说实话见到没有我依然能好好工作的同事们我有点失落,我不知道该不该打招呼,但大家都太忙了,没有功夫理我。

Stephen没有为我放慢脚步,我试图让他走慢一点,他没有理会,就像是陌生人一样冰冷。

回家之后,Stephen又恢复那副温柔的样子,我突然不太懂到底哪个才是他。

但我喜欢现在的感觉。

5

但一直有一种隐隐的不安在我的心底滋生,不管我到底怎么了,好像它从没有好转过,法师所盼望的不过是减缓我恶化的速度。

法师的做法看起来是什么也不做。

我有点担心这样下去自己会不会好起来,于是我想做点什么,我摔坏了盘子,打翻了盐罐,把厨房弄得一团糟。

满脸横肉的Wang听见声响冲进来收拾,我没敢说一句话,正在捡拾碎片的他抬起脸看我,眼神中却没有一丁点我预料中的愤怒:“如果还有人听得见祈祷的话。”

我甚至不想深究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希望他回来的时候不要向法师告状,我知道法师很穷,为了几个盘子大概会心疼好久。

然而当他回来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忘记该怎么称呼他了,Doctor这个词从我的舌头上跳脱到空气之中,我却无法让姓氏跟上它。就像是一个只有上半身的人,满身是血地趴在地板上,用世间无法想象的凄厉声响哀嚎着,带给我的除了恐惧只剩恐惧。

6

Stephen Strange,他告诉我说中间名不用费心记下,实在不行Stephen就可以了。

我问他我到底怎么了,法师摇着头,我看到他的泪水流了出来。

我觉得我真的做错事了,我不该打碎盘子,我不该想不起来那么多事,我甚至忘记了我曾经的工作,我想不起来我是做什么的,但大概和Stephen还有无尽的危险有关。

因为我开始频繁地梦到子弹和水泥的碎片穿透我的身体,但醒来去找的时候却无法发现任何一道伤疤,梦里有人发出的悲鸣有些时候听起来像是我的,有些时候,那听来属于Stephen,但更多时候,那根本不属于任何生物。

我找不到纸笔,就在任何可以产生水汽的平面上写下他的名字,这样我就可以一直记得他。

很快那个长着亚洲脸的胖秃头求我不要这么做了,会把客人都吓走。

我告诉他可以给我纸和笔,他回绝了,后来我发现他只是太善良,不想让我发现我已经没有握起笔写字的能力。

我不知道我还能做到什么,我甚至想知道我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死,但当我看到Stephen的时候,我又觉得我不该轻言放弃。

“我觉得我该去看医生了Stephen。”

“Kenny,我就是你的医生,相信我。”

“可你得做点什么了,”我试图把话说得委婉,但我做不到了,“我觉得我好不了了。”

“Kenny。”之后他什么也没说,因为语言无法转述拥抱的温度。

但这个拥抱却毫无温度。

7

我开始做一些奇怪的梦了,家里出现了两个Stephen,一个躲在暗处闭上双眼,另一个出现在我面前。那真的很奇怪,因为我能感到那都是他,货真价实的Stephen。

所以到底哪个是他。

但我就跟他就完全不一样了,至少从我的名字开始就不一样,他是Stephen Strange。

我的名字是……

8

该死。该死。该死。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Stephen大概要很久才能发现我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13

Steve还是Sam或者Jimmy来着?或许只要嗨一声他就会回头吧。

“Kenny。”

对了,是Kenny,但那是我的名字。

“Kenny。”我希望我脸上的表情是笑容。

22

我发现我正在一个图书馆中央,但这个图书馆非常奇怪,书籍堆满到了天花板,却没有半个梯子,一个穿红斗篷的男人翻阅着那些书籍。

那些书本飞舞着,绕着男人就像是一群学会悬停的鸟,等等,有一种纤细的昆虫会悬停,我应该能想起它的名字。

“蜻蜓,Kenny。”一个声音响起来了。

我抬起头看着他,我觉得他在对我说话。

“谢谢。”我对着那个红斗篷说。

“你还在想什么别的吗?”

“我在想你是谁,还有我为什么会在你这里。”

“Kenny,这个故事就会很长了,你有耐心听完吗。”

男人笑得很温柔,他落在我面前,我觉得有点害羞。

23

为什么我在听一个男人讲他和他爱人的故事。

24

有一个男人穿着红斗篷,没有风也会动的那种。

他在哭。

可我不太认识他。

所以是不是走开比较好。

41

雨。

很大的雨。

如果他不大点声说话,我就没办法听见他到底在说什么。

我走进了一点,发现于事无补,我的耳朵好像不太好用,跟雨没有太大关系。

他指着一块石碑叫我看,这回我听见他在说什么了。

我弯腰看见石碑上刻着的名字。

世间最简单的咒语,但是最为致命。

就像是那些穿透了身体的碎片和呼喊,那些喷涌而出却冰冷刺骨的鲜血,那些泪水和黑暗,没有一个是梦境。

42

“这里埋着我深爱的人。”

Everett K.Ross


FIN

解密时间!小玫瑰在最开始就死了,但博士用黑(?)魔法让他的灵体留存,但要保证小玫瑰没有意识到自己死了。随着时间流逝小玫瑰的灵体存在越来越稀薄,开始忘记很多事情,最后博士选择让这些结束,带Ross去看他的坟墓,但当Ross回忆起自己已经死亡的时候,也就是他彻底消失的时候。

而且只有博士也是灵体的时候,博士才能碰到小玫瑰,所以这也是博士在复联不理他还有家里有两个博士的原因,一个是肉体一个是灵体。

刺激不刺激,本应该能写得更好,但我没有那个耐心和实力。

实在不好意思用这种东西敷衍本尼老师的生日,就不妄称是生贺了。

但还是祝愿本尼老师生日快乐,比个屁股。(。


查看全文

【Kharthur】电台情歌(1)

炮友AU,熟悉吗,没错就是之前Jane老师开过的睡奸车。

这个烂俗名字也出自Jane老师之手。

这个故事本来是我俩敲定BE,但我和Jane老师今天把它又掰成HE了,于是写了开头发出来了。

毕竟炮友AU,Jane老师说要看那种车车车车车车车车剧情车车车车车车剧情车车车车车车车车车车。

呵呵。趁她现在飞机上,我要大声说!最近我肾虚!写出来大概是拉灯拉灯拉灯拉灯剧情拉灯翻车翻车拉灯拉灯翻车概念车剧情拉灯翻车自燃车玩具车拉灯救护车。

以下剧情:



Arthur Dent是在公司酒会上认识Khan Singh的。那场酒会本身非常无聊,所以站在角落里找熟人聊天的大有人在。Arthur所属的只是公司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小部门,Arthur还是这个部门唯一一个出席酒会的人,他实在找不到可以说话的人,于是只好独自捧着酒杯消磨时间。

Khan也就是在这时出现的,他穿着漂亮的西服,就算在暗处,宝石袖扣也闪耀着夺目的光芒,这些都无声地彰显着Khan那身行头价值不菲。

先搭话的是Arthur,因为他在躲避路过的侍者时撞到了身后的Khan,Khan一脸不快,Arthur只好拼命道歉。

就这样子,Arthur和Khan聊了起来,虽然说一开始全是Khan在用冰冷的语气问话,Arthur就拿出了名片给他。Khan并没有礼尚往来,只是单单还了一个名字,连姓氏都没有。

之后Khan说要带他离开酒会,Arthur婉拒了:“我还没跟大老板打招呼呢,上司问起不好交代。”

于是Khan牵起Arthur的手,穿过人群叫住了聚光灯下的Arthur口中的大老板。在那位执行总裁回头的时候,Khan把Arthur拉到身前:“Arthur Dent,电台的深夜节目主持人。”

一句冰冷的介绍后再无其他,Arthur也能理解,他的名片上东西也就这么多,后面都是传真和邮箱了。

察觉到无数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的Arthur,从没想到Khan是这样唐突的家伙。

对方连一句“你的节目很不错”,这样敷衍的称赞都说不出口。只是礼貌地打了招呼。

Arthur记得上司嘱咐过希望大老板多多关照电台,毕竟本来就是入不敷出的情况,这个季度的广告也没有拉到多少,不知道什么时候电台会被砍掉。

但现在公司的电视台大红大紫的节目有那么多,执行总裁会不会留意这个小部门都是个问题,一时间Arthur支支吾吾不知道如何开口,躲避CEO询问的眼神。

Arthur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那些对话的,最后是Khan说不错的谈话但我们还有事给聊天画下句点,Arthur为了快点逃脱酒会注意力的焦点位置,就任由Khan拉着他离开了。

Arthur出了酒会,一改之前软糯的态度,对着瞎捣乱的Khan发起火来:“你这混蛋!”

他再拐回去也是不可能的了,只好气得瞪视着Khan。

Khan接下了Arthur的抱怨,说要请Arthur吃好的作为道歉,Arthur就说要市中心最贵的那家店。

Khan眼睛都没眨一下,等泊车的服务生为Khan把车开来后,Khan礼貌地拉开了副驾驶席的车门,一幅正统绅士的做派等Arthur上车。

现在Arthur在车上偷瞟着Khan,想他是不是看上自己了。

“我没看上你,Dent先生,只是单纯想找个人陪我吃晚饭聊聊天。”

“你是同吗?”Arthur心思被拆穿却不觉得害臊,继续把问题升级,像是要比谁脸皮更厚。

但完全没能达到目的。

“想和男人吃饭就一定是同吗,Dent?”Khan歪过头笑话Arthur,Arthur就噤声了。

那是Arthur第一次见到Khan笑。正巧在Khan笑的时候,对面的车灯晃过Khan的脸,舒展的眉峰与高耸的颧骨在光影交错下化作一道道锋利的尖刃,把Khan的模样在刻在Arthur的视网膜上,让他产生一种自己要被掰弯的错觉。

那次晚餐很好,Khan问了Arthur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多多少少涉及了私人问题,但张弛有度进退自如,不会让人感到被冒犯,Arthur甚至很享受谈话过程,在迎合Arthur做讨好的话题展开时也滴水不漏,对自己的事情只字不谈。

情场老手。这是Arthur在目中无人和帅得惊世骇俗两个评价后为Khan补上的第三个评价。

这些家伙多是优秀得人神共愤的家伙,在一片鲜活跳动的爱意中来去自如,Arthur明白自己身为猎物的处境,他很清楚,而且让自己都感到意外的是,他打算束手就擒。

Arthur没吃过这样的晚饭,不是朋友同事,没有任何目的,单纯为了晚饭,两个人坐在一起,Arthur还不用花钱。

看起来Khan是这里的常客,他随便问了一下Arthur的忌口,就为Arthur想好了晚上吃什么,那些奇怪的尝起来也价值昂贵的前菜和汤并没有提起Arthur的兴趣——Arthur最喜欢篮子里的小面包,葱味的稍干,稍软白面包则躺在篮子另一边。Arthur用面包蘸汤吃,并推掉了自己的主菜,问侍者还有什么汤。

最贵的餐厅就是有自己的态度,主厨没一会儿就亲自端着Arthur追点的汤出现了,问Arthur是否还满意。Arthur意识到自己推掉之前点的主菜是一件非常没有礼貌的事情,他红着脸看了看Khan,Khan正专心吃盘子里的东西,只有在喝酒的时候才淡淡地看了Arthur一眼。

Arthur觉得Khan刚刚应该提醒自己,他快哭了。尤其是在看主厨笑得一脸诚恳,征求Arthur的宝贵意见时,Arthur实在不好意思说他因为觉得免费面包太好吃想留着肚子再来几个。

到甜品的时候,Arthur得到了主厨拜托甜品师用樱桃酱写在盘子上的感谢语,Arthur一脸沮丧觉得自己伤了一位老先生的心,瞥到Khan正偷笑着看他。

“你笑什么?”Arthur气鼓鼓地问。

“他到今天这个位置经历得最多的就是顾客的刁难,你这又算得了什么,别太瞧不起人了。”

这算是拐弯抹角的安慰吧,Arthur拿起甜点勺开始享用今天最后的食物,Khan没有碰他的那块蛋糕,他就看着Arthur吃完。

“你不吃可不可以给我。”

Khan点点头,然后将两人的甜点盘交换,Arthur说他有点想喝红茶,反正是Khan请客,他才不在乎。

付完帐后,Khan带着Arthur离开了餐厅。

上司告诉Arthur今天只要能赶上节目播出就行,所以现在时间还算早,Khan问Arthur接下来想要去哪里。

Arthur不知道怎么想的,他嘴巴里全是茶的味道,那让他想说一些温暖甜蜜的话,于是Arthur问Khan愿不愿意去他家坐坐。Arthur本以为Khan会拒绝的。

“告诉我地址,”Khan轻描淡写地答应了,“你家有润滑和安全套吗?”

Arthur的脸唰地红了,他仔细回忆了一下,应该还有。

之前说他差点被掰弯当然是错觉,因为Arthur Dent本来就不直,他只是在好奇Khan是怎么发现他的。

“所以,你要和我一夜情吗?”

“我应该装作不感兴趣拒绝你吗?”

Arthur没有回答,他把车载收音机调到自己的电台,告诉Khan这里的台本是他上周写的。

现在再解释说邀请Khan回家不是为了上床已经有点晚了,Arthur想,反正这个男人也不错,除了自己对Khan几乎一无所知外。


TBC

最近在思考自己到底为什么写这么垃圾。发现是因为想着可以连载就每次写够了就发,把完整的故事给劈碎了,字数这么少活该越写越像段子。

以后大概会多写点一发完的故事,所以不能常常更新了。

手头上有个故事写了7000,而且是从(中)开始写的,因为题材比较敏感必须写完(上)(下)才能发。就觉。这样也挺好。以后一更一整篇。看着也比较爽。

我说题材比较敏感的时候,意思是发出来大概就要监狱见了(*/ω\*)

查看全文

非常谢谢太太的厚爱!

嘿呀感觉Smaug偷偷喜欢Bilbo但Bilbo处在嫌弃和好感+1的边缘啊哈哈哈哈哈,加油啊Smaug,果然看Smaug追不到老婆最开心www

再次感谢太太,希望太太以后多多产出www

Ghoi_viead:

啊虽然肝完了但还是不满意
还是在最后一刻画毁了
因为看了@ʕ •ᴥ•ʔ 太太的文
Saumgbo真的太带感了
给太太献上我的爱意
能画完都是因为爱啊(爆哭

跟你们说!Hector貌美无敌!明眸皓齿!好想日!!!【嘶吼

8 Mile:

不要停【

【Kharthur】一响贪欢

你们Jane老师下海了。

其实圈内论变态程度的话,私以为只有Jane老师能与我一战。(算是称赞吗算是吧

Jane:

上图片了你们懂。

一发完,炮友AU

链接



等等……貌似,我第一次写KA?

   
查看全文

【SR】闪卡收藏家 (小玫瑰7岁,完全的非cp向)

玫瑰是博士的小粉丝,超大年差,非cp向的奇异玫瑰。

真的是非cp向,请大家当个小故事看就行了。

章前致歉+警告:向文中提及的所有超英和他们的粉丝致歉,因为我觉得我有关人物卡片的设定和剧情,多多少少会冒犯到一些。但我完全没有任何不尊重的意思,如果你看了心里不爽可以说我(。再次抱歉。


以下正文。


每个人都有自己最喜欢的超级英雄。住在罗斯隔壁那对双胞胎,一个喜欢钢铁侠另一个喜欢美国队长,每次谈到谁比较厉害的问题上时总要大打出手。而罗斯最喜欢的超级英雄,是最近才开始活跃的奇异博士。

就是那个穿着红斗篷,会魔法会飞会开传送门的奇异博士。只有七岁的罗斯会缠着爸爸妈妈给他买最新的法师人偶,然后自已演一出超级英雄打败邪恶怪物的好戏。他甚至有属于自已的一套法师衣服——海蓝色睡衣和一条妈妈的红围巾,他甚至会用马克笔给自己画一圈胡子,之后被妈妈追着满屋子跑。

终于罗斯盼来百货商店的儿童专区卖的法师衣服有自己的号了,那就成为了罗斯最珍贵的宝物,他甚至企图穿着这身衣服到各种正式场合去,比如姑妈的婚礼或者学校的照相日。

罗斯真的很喜欢奇异博士。

所以当某种薯片获得了制作超级英雄人物卡片的授权后,他用光了零花钱去买一堆一堆的零食,好得到一张奇异博士的人物卡片,其实并不值得奇怪。

那些开了袋的零食堆在他的床底下,他现在有四张美国队长,五张钢铁侠,浩克和反浩克战甲的合影,还有一张黑寡妇——没有至尊法师的身影。

运气真的很不好,他以为至少有那么一两张才对。但罗斯没有灰心,因为他知道还有别的方法。

第二天到了学校,他用浩克和黑寡妇那张换来了一张奇异博士的人物卡片——美国队长和钢铁侠的卡片现在人人都有了,不会有人想换的。

除了那张珍贵的人物卡片,还有一条非常非常重要的信息——还有非常稀有的闪卡。已经有人在手里晃着金闪闪的美国队长了,几个月的午餐钱都不换。

罗斯捏着自己那张奇异博士,想象金色的魔法阵开始闪光的样子,想要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

一定要得到至尊法师的闪卡。这是年仅七岁的罗斯坚定不移的人生目标。

非常不巧的是,收拾屋子的妈妈发现了那一堆开封了没有吃过的零食,不过几秒就明白是怎么回事。正好又看到放学回家的罗斯在衣服里藏了几包零食的时候,妈妈终于发火了。

“不吃完一包就不许拆新的,也不许买新的,否则以后别想买塑料小人给你。”

罗斯那天当着妈妈的面拆了包新的,里面是张正在拉弓的鹰眼,鹰眼这张非常多见,大家几乎都有,但罗斯只想要奇异博士,他苦涩的心情让那包零食显得尤为难吃。

他的小肚皮一天只能承受一包的量,不吃午餐只吃这东西也最多一天两包,出的绝大多数都是他不想要的卡片。

一张至尊法师的闪卡。罗斯做梦都梦到自己得到了,在早上笑醒后又被冷冰冰的现实击垮。

——————

后来罗斯学精了。

他每一天背着零食去请别人帮忙吃掉,把卡片还给他,这样也算完成了妈妈的要求。

瘦小又腼腆的罗斯蹬着自行车,逼迫自己和街上所有的孩子说话。

就算他做到了如此地步,幸运一直没有降临到他的头上,但他也慢慢攒齐所有种类的至尊法师卡片了,甚至还有一两张重复的卡片。

他渐渐和街上的孩子们成为了好朋友,而孩子们的友谊非常脆弱。

又是请别人帮忙吃零食的午后,小玫瑰来到约好的地点,和早就等在那里的男孩们一起把零食拆开,手伸进去一通找。

是雅各布先摸到的,他拿出来后惊呼了一声——是张闪卡。

孩子们就在这一瞬间炸开了锅,什么兄弟情义,一张闪卡够他们发动三战的,大家把零食一扔,开始争夺那张珍贵的卡片。

罗斯掉入了绝望的地狱深渊,被火焰烧得胸口发紧——那绝对是奇异博士的闪卡了,命运在嘲弄他,要他流血又流泪才能得到属于自己的宝物。

瘦小的罗斯并没能和其他男孩扭打在一起,他很快就被推出了战斗范围摔在地上。

他很想哭,但更想得到卡片,于是他又哭着加入了战斗,并在一个眨眼的功夫再次摔进泥地里——他现在非常想念自己沉迷拳击的表哥了。

现在得到闪卡的男孩突然冲出重围开始逃跑,孩子们追了上去,罗斯也一骨碌爬起来在后面追着跑。

他们踩着邻居的草坪和花圃,跑过了行车道,街角的喷水池,罗斯能感觉到那张闪卡离他越来越远。

帮帮我吧,博士。

罗斯觉得自己快要不行了。

——————

罗斯快要不行的预感成真了。

他们又跑过行车道的时候,一辆冰淇淋车朝着孩子们驶来,司机慌忙躲避着前面的小家伙,却向跑在最后的小罗斯直冲过去。

突然一道金红色的闪电从马路这边劈到那边,罗斯感觉自己被一阵强风卷起来了。

他被强风迷了眼睛,在黑暗中他抓到了一只布满伤疤的大手。

睁开双眼后,他发现抱着他的叔叔的红披风和博士的一模一样,想问问是哪里买的。

但接下来是那标志性的小胡子和白鬓角:“你还好吗孩子?”

罗斯觉得自己已经被撞死了,他一直是个乖宝宝所以上帝爱他,让天使变成奇异博士的样子来接他。

罗斯把鼻涕眼泪全抹在了红斗篷上。

在罗斯哭成了小泪人的时候,斯特兰奇抱着罗斯问其他孩子是怎么回事,孩子们看到货真价实的超级英雄时不敢多说,乖乖交出来了那张闪卡:“我们不该抢肯尼的东西,对不起。”

在法师接下了那张卡片后,孩子们缠着法师要签名,罗斯缠在法师脖子上不松手。

最后孩子们被打发走了,法师说他把闪卡要回来了,希望小肯尼能放开他,并且教育他下次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

“那可是我最重要的东西了。”罗斯靠在斯特兰奇怀里哼哼唧唧地哭着,小手去拿法师递过来的闪卡——

闪卡上是端着枪蓄势待发的黑寡妇。年仅七岁的罗斯一时间大脑当机。

“她真的很美,”奇异博士一边赞叹一边把罗斯放下,“我也很喜欢她。”

罗斯想不出来任何解释的词句。

“那……签,签名。”

“我可以模仿娜塔沙的字体给你签哦。”

不,不是这样的。但罗斯手里的卡片已经被法师抽走,罗斯拼命扬起来头也看不清对方的表情。

最后罗斯得到了一张其实是由奇异博士代替完成的黑寡妇签名闪卡。

这大概就叫做讽刺吧。

————————

————————

斯特兰奇救了个孩子后,碍于身边没有什么成年人,被孩子们纠缠了半天。

他现在正在给一个喜欢娜塔沙的男孩签名。男孩很可爱,就是太爱哭了,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斗篷想要快点离开的情绪。

男孩把闪卡拿回手里的时候愣住了。法师突然意识到他做了非常多余的事情,可能还糟践了男孩最心爱的黑寡妇卡片,他这回算是跟自己的斗篷达成要快点逃离现场的共识了。

在男孩还在发呆的时候,斯特兰奇转身想打开传送门溜了。斗篷突然把他拽住了。

斯特兰奇回头发现男孩抓着斗篷,豆大的眼泪一颗一颗往地上砸。

“我最喜欢的英雄是你,一直都是你,斯特兰奇博士。”

斯特兰奇打开的传送门吹进来阵阵凉风,斯特兰奇遇到了自己的小死忠粉,竟然觉得脸有点发烫:“我得说……谢谢了伙计,我会继续好好表现的。”

“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欢你。”

罗斯后悔自己没有写一个小纸条,记下来自己见到斯特兰奇博士时要说的话,而不是见到他只能一个劲儿地说喜欢。

“我知道了,”斯特兰奇弯腰揉了揉罗斯的脑袋,“祝愿你早日能拿到我的闪卡。”

罗斯知道自己已经得到了比想要的还要多得多的东西。他目送那红色的背影消失在了传送门中。

FIN

有没有觉得博士很暖男,漫画的博士就非常暖男,一次驱魔收取的报酬是让那家人送给邻居的单身汉一个蛋糕关爱他一下,他妈的暖哭了。

查看全文

BCMF这么好吃,大家都来入股啊(´;ω;`)
而且我们有这么多太太了(´;ω;`)
快入股吧(´;ω;`)

查看全文

【Arthur真的是我老婆。我有我老婆的女装和兽耳写真。】

谢谢熊熊老师放任我做梦,这些小卡片真的是世界第一的可爱,喜欢到胸口发紧想要咯血(((

我的Arthur宝宝千金不换呜呜呜呜呜呜,熊熊Arthur宝宝的春宵一刻值千金(不,不对,不是。

真的太好看了而且是独一无二的孤品拆开的时候口水都要流上去了,想要抱着睡觉(别压坏了大哥。

好了你们现在可以来羡慕我了。

好快乐啊,快乐到想要在高速路上飙车(没有。

爱熊熊老师 @回收站 

【SR】恋爱简史 ⑤B

拖了八百年剖腹自尽。


B

求求你别走。

罗斯在感谢当初让自己遍体鳞伤的骄傲,这句得不到结果的请求没说出口。分别前留给彼此最后的颜面,再次相遇的难堪远不如当年暗潮汹涌的激烈。

同时,这也是他能在再次相遇后在对方面前挺直胸膛的原因——斯特兰奇,你不在乎,其实我也不在乎。两人都像是国王一样站在废墟之上,谁也不用承认曾是这段感情的奴仆。

那次调查之后,罗斯与斯特兰奇的工作交集虽然不多,斯特兰奇仍在尽力与这位政府官员保持一天至少见五次面的关系。连罗斯身边的助理小姐们都不堪其扰,每次看到法师那张傻笑的脸出现在她们老板前进的方向上时,都能想通自己身为助理为什么要配枪。

“你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斯特兰奇医生?”

法师听后,在胡子包围下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的丰满嘴唇开始抿平。

“我就想约你出去喝茶,罗斯先生。”

“可我们真的毫无可能了,斯特兰奇医生,就像你成为了法师之后,你还会回去做医生吗?”

斯特兰奇还不习惯有人直截了当地提起这件事,他眼色沉了一沉:“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罗斯觉得好笑,“你的医学事业和你喜欢我这件事冲突,到如今法师是不是就能自由恋爱了。你把我当做什么了,斯特兰奇医生,十八年后重新读档的游戏?”

罗斯并没有避讳地在人来人往的走廊质问他,斯特兰奇承受着很多双好奇的眼睛注视,他觉得自己百口莫辩。

“绝不是那样的,肯尼,我向你保证。”

“你甚至都没给我打过电话,十八年来一次都没有。”

“可你也没给我打过,肯尼。”

“因为我恨你,还有别再那么叫我了,”罗斯绕开他走远,回头看见法师仍在原地未动,“所以你不联系我,也是因为恨我吗,医生?”

第二天,斯特兰奇收到了一个密封袋,里面是十八年前他送给罗斯的兔子尾骨。坠子的绳子平整如新,骨头的部分老旧泛黄。

没有字条,也没有一起带来的话,罗斯不拖泥带水地宣告了结局,他甚至不愿追问那个儿童绿牙杯的下落——斯特兰奇连他都抛弃了,一只牙杯算什么?


于是他们总算变成了陌路人,再无多余的交流。罗斯这样的官员,从没打算和超级英雄成为朋友,除了工作上的交流,其他的统统不做想。

他以为这样就可以坚持到自己退休了,但斯特兰奇受伤时他还是克制不住自己去看着那个方向,通常斯特兰奇在一个皱眉后就能重新投入战斗。但那次没有,那次法师捧着手跪在地上,怒号了一声后久久也没有起身,他的肩膀塌了下去,张扬红斗篷也没有什么精神,看上去伤得不轻。

敌人也发现这一现状,斯特兰奇在攻击下仍没有起身,只是用左手防御,这点就够罗斯拔出手枪离开岗位了,他才不管会不会因此丢掉工作,当初他和斯特兰奇都那么看重学业,瞧瞧现在吧,罗斯不是律师,斯特兰奇也不是医生,那些重要的事情,根本没有那么重要。

“斯特兰奇!”

法师因为这声呼唤抬头,看清来人后他又怒吼:“别过来!”

罗斯现在已经不是听医生话的家伙,他一边瞄准射击一边向斯特兰奇靠近。同时法师的右手仍然紧握不放,只用左手御敌,他也在战火中慢慢向罗斯走来,同时小心不被罗斯打死。

“你受伤了吗?告诉我你受伤了吗?”

斯特兰奇面露难色,突然,用余光瞥到什么的斯特兰奇抄起斗篷,将罗斯护起来。战斗意识良好的罗斯在斗篷包裹下将身子蹲下去,躲避将要到来的攻击。就算如此紧迫的时刻,斯特兰奇的右手攥得死紧,暗色的血从指缝间流出来,沿着斯特兰奇伤疤的痕迹流出,汇聚成滴打在地上。

罗斯抓着他的右手腕,用坚定的语气要求斯特兰奇把手心打开给他检查伤口。

斯特兰奇撑着护盾,根本顾不上罗斯的胡搅蛮缠,一面说着自己没事一面带着往掩体后撤。终于己方的火力压制上来了,战线终于稳定下来,大家可以稍作喘息。罗斯打算呼叫卫生兵来的时候,斯特兰奇打断了他,慢慢将右手展开给他看。

罗斯看到了有什么东西碎成一块一块的,已经被血浸染得看不出本来的颜色。

但根本来不及疑惑,罗斯忙着为斯特兰奇清理伤口,斯特兰奇却拒绝了,他支支吾吾开口解释,这是他不小心把那个兔子尾骨捏碎了。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斯特兰奇小声地说。

罗斯愣愣看着他小心翼翼保存了十八年的吊坠,他捧着斯特兰奇的右手,不顾那些慢慢外渗的血液要浸到自己手上。

斯特兰奇悬着一颗心等罗斯的反应,直到温热的泪水化开了血打在他的手心。

法师感觉自己被狠狠被抽了一嘴巴,为什么要把这么珍贵的东西戴在身上呢。

“你为什么,为什么会受这么重的伤呢?”

斯特兰奇反应了三秒,因为这个伤从任何角度来讲都不算重,但在第四秒的时候,斯特兰奇顿悟,罗斯根本没在说这件事。

“我一直都以为你是个幸福快乐的医生,娶了一位支持你事业的温柔妻子,有了几个志愿像你一样当医生的可爱孩子,斯特兰奇,我一直都是这样以为的。

“因为只有这样的话,我才能接受过去发生过的一切,承认你的确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抛弃埃尔弗雷特·罗斯选择自己想要走的路,毕竟他没有你的梦想值得。”

说到这里,罗斯已经泣不成声。

“可你连这些都被迫抛弃了,斯特兰奇,我甚至不想要恨你,只想知道你这些年过得好不好。”

斯特兰奇没能说出一句话,他想把罗斯抱在怀里,但更想亲吻他的嘴唇。

最后大家都看见法师和官员在战火里接吻,但没人想要责怪他们,更多在感慨他俩终于又走到一起。

被斯特兰奇失手捏碎的过去遗落在战场的硝烟之下,罗斯并没有责怪他。

事后在法师又借庆祝险象环生来请官员喝茶的时候,罗斯笑着摇头,仍是拒绝:“我还不想答应你,斯蒂芬,我要你记得我有多难追,这样你再弃我而去的时候,就会好好权衡了。”

碰了一鼻子灰的法师只能扫兴地回到圣殿,心底清楚这是肯尼迟来十八年的报复,和他迟来十八年的回头。


FIN

全文一共一万二,希望大家从头读到尾更能体会全文的完整性(毕竟最后一更拖到现在,曾说要日更的我给大家土下座。

查看全文
© ʕ •ᴥ•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