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不生Johnny,万古如长夜


戒车戒躁
请勿赞推旧文哦
MF是我老婆哦
MF右固定超绝过激洁癖熊
战神
坑王
肥肠记仇
 

真正神奇的咒语不是【我可以】而是【我不行】。

查看全文

我与Omega老板不得不说的故事(下)(1)

《我想去碧昂斯的演唱会》的傻屌番外

CIA小特工(代号:碧昂斯猎户座)视角。单恋小可怜的苦情戏。

另一个视角质问SR感情

因为时间线和王视角并行,本章结尾成功超车,如果王的章节有些忘了可以回去复习一下()反正也不长。

本章小特工继续苦逼,大家不要为他摇旗呐喊了他没有一点点希望的(这么残忍。

然后我居然没能写完。下一章继续口嗨。


王的章节:(1)  (2)  (3) (4) (5)

前篇:(上)  (中)

以下正文:


体检报告显示我的精子活力毫无问题。

当我和医生提出有关辐射方面的问题时,对方只是继续翻了翻手上的报告纸:“你是关心会不会生出畸形儿?等伴侣怀孕后做全面产检比较保险,或者您可以直接选择试管婴儿,在胚胎时期就做一系列的基因检测保证孩子的健康?”

“那我需要和他好好商量一下。”

我离开了医生办公室,其实我不知道怎么和老板商量试管婴儿的事,毕竟他现在肯定没打算这么快再为别的Alpha生个孩子。

于是我给代班老板打了个电话:“你下次派我做风险这么大的任务能不能提醒我留精啊?”

“任务之前给你填过问卷了?你全部勾选了已阅和不需要,还有你最后潇洒的签名。”

“那些文书几乎有牛津字典那么厚了,我哪里会一项一项看过去啊?”

“吃一堑长一智嘛。”

“下次可不能这样对我了哦!”


于是第二天我就收到了职位调整的通知,我被调离目前的部门,去做别的行动小组的组长了,听上去是升迁(实际上也是),但我觉得代班老板恶意针对我的目的太明显了,我不就是抱怨了一下不要再让我冒着不育的风险,她居然就让我滚蛋了。

“我想我需要一个解释。”

推开了那间办公室的门,短发的女性Alpha正在喝咖啡,她桌子上没有一本等待处理的文件,只有一小盒方糖,她很显然就是在等我推门进来和她抱怨。

“埃弗雷特·罗斯亲自下的命令,他说你在这次单独行动的任务中表现得异常出色,便大力举荐你填补另外一个核心部门的空缺——把你继续留在自己手里太屈才了。”

“老板他不会这样对我的。”

“需要我把电话录音给你重播一次吗,碧昂斯?”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老板不希望你的单恋会影响到你的工作。”

“如果那是单恋的话怎么会影响到我的工作?”

这句话让漂亮Alpha的优雅表情稍微扭曲了一些,好像我刚刚宣誓对敌人效忠了一样。

“尼泊尔任务的遗愿,你写的是希望埃弗雷特·罗斯的孩子能以你的真名命名。”

“你不该在任务还没失败的时候就看别人的遗书。”

“你一整份遗书都是写给埃弗雷特·罗斯的,你他妈甚至要用你所有的抚恤金给那个孩子做教育基金——以尽到教父的责任——如果你以后做每一次任务的心情都满怀着对Omega赤诚的爱意,你他妈只会变成一个慷慨赴死的白痴,而我们只需要冷静顽强的特工。”

温柔的助理小姐第一次说这么多话还爆粗口,我有点被震慑住了,只是一点点。

“你是担心我变成第二个斯特兰奇?”

“他怎么死的我不清楚——别瞎给自己脸上贴金。”


我被代班老板踢出了老板的办公室。

你把我赶走了。   碧昂斯

这一次,我没有收到老板的回信。


新的小组为我换了代号,但只换代号的话会很麻烦,于是干脆他们为我换了一个新的身份,连名字和出生地全变了,只为要叫猎户座。于是碧昂斯真的死了,在所有政府的文书报告上合法地死了。

因为我是一个小组长,我不能用女歌星的名字来做自己的代号,这样我的小组成员在任务中紧急求助的时候才不会像是一群找不到北的白痴,比如现在:

“呼叫猎户座,人质已经没有生命体征,重复,人质已经没有生命体征,完毕。”

“收尾吧。”

接手的第一个任务就失败了,我觉得应该是埃弗雷特的错,他把我丢过来的,还夸我异常出色,所以上面就给我派了一堆新萝卜。

“收到,还有你该说收到,长官,说完了还应该说一句完毕,长官,完毕。”

他妈的核心部门的新晋成员玩无线电都这么有礼貌的吗?

“收到,请问几位绅士现在可以动身给人质收尸了吗,完毕。”

幸好这他妈是模拟任务。我把无线电摘掉后狠狠咒骂几句,接着拿出我随身携带的CIA证件,里面有那条便签纸,而我还是愿意叫碧昂斯。

但我再也没有用碧昂斯的身份联系过老板了,只是听说他在我走后终于返回到了岗位上,而且还做得很不错,毕竟请了一个多月假积攒的工作全都在等老板去一件一件完成。

我希望他一切都好。


他没有换公寓。

当然不用换吧,他又没招惹什么人或者什么黑暗力量。

只是埃弗雷特住的街区莫名其妙变得阴森森的了——他现在不是我老板了,我想叫他啥都行。

我带着礼物作为朋友拜访,不出我所料,连公寓的楼门都没进去,因为罗斯先生正在楼下抽烟。

“我给你带了一套黑胶唱片,不知道你喜欢哪一类,我就买了自己最喜欢的。”

“谁告诉你我家有唱片机的?你送我这玩意只能扔垃圾桶。”

“那我下次买唱片机送你就好了。”

罗斯先生暗骂了一句,他把烟蒂摁灭后丢进垃圾桶,又给自己点了一支:“把东西都带走吧,我不想要,以后也别来看我了……现在我是不是该叫你猎户座?”

我一次为别人叫我新代号而高兴:“所以你果然还在关注我吗?”

“你的小队第一次模拟任务成绩与新兵的区别基本可以忽略不计,把你挖走的那位老兄,哈哈哈哈哈,他几乎在电话那头气疯了,一直在给我放你的无线电录音。”

“……我给你丢人了。”

“怎么会呢?你又不是我的人。”

埃弗雷特说完长长地吐了口烟气,他的目光与思想跟着那些白雾飘远,好像我不存在一样。

但那个不存在的Alpha不是我。

“斯特兰奇医生不会回来了。罗斯先生。”

罗斯先生淡淡瞥了我一眼,把烟灰弹在街上。

“是啊。”

“巧的是,咱俩都活着?”

罗斯先生对我露出了同情的表情,就像之前在同情我的模拟任务成绩一样:“而这也是我们唯一的话题了吗?”

看到罗斯先生开始开玩笑,我也半开玩笑道:“有些时候我甚至觉得你讨厌我。”

“在你认为我的Alpha死了之后就可以开始追求我的时候,是的,我都有些恨你了。”

这句话听起来比珍珠还真,我感觉自己没办法呼吸了。

“我,我很对不起。”

“你应该也学着恨我,还有你会遇到更好的。”


那之后我总算学乖了。

我既没有联系罗斯先生,也没有向别人打听他的事。我专注于自己的工作,第一件事就是把组里的人全辞退了。我又回到了单打独斗的境地,只是这次没有人给我巧克力豆和便签条了。

我给自己定下了一个目标,专心致志拯救世界三个月,三个月,然后再去问问埃弗雷特他还恨不恨我了。

大概率当然还是恨的,毕竟我是一个想从斯特兰奇的死亡中获益的人。


知道那个至尊法师斯特兰奇没有死的时候,我正在东南亚某个多雨的国家的某个港口城市一间漏雨的小屋里给自己取小腿里的弹片。为了给自己分神,我开始读那份废旧的当地报纸,看看我特地锻炼的语言功底如何了——分神的效果异常显著,当看到一个新闻标题,我拿着镊子在肌肉里翻找试探的手都停下了。

奇异博士奇迹回归。

我反复确认了无数遍那句话我没有读错,但这比打进身体里的弹片要疼太多了。

那一晚,我吃完了身上最后一份镇痛药和抗生素后,拿出了用于紧急联络的卫星电话,我没有申请任务终止,而是给埃弗雷特·罗斯先生拨了一通电话。

这通电话受上级情报部门监听,但我毫不在乎。

我要怎么开口呢?我看到新闻了。恭喜你。真的。虽然说为你们感到高兴就太假了,但我是真的恭喜你的。

埃弗雷特·罗斯没有接听,他的电话直接转接了语音信箱:“您好,我现在在休婚假中,工作事宜请联系助理。其他事宜请联系我的Alpha史蒂芬·斯特兰奇。”

紧接着我进入了留言信箱。

预示录音开始的哔声过后,我的世界都陷入了死寂,那句恭喜我怎么也说不出口。

“可我没有斯特兰奇法师的电话啊。”

我在这个小小的出租屋里哭了三分钟。

三十分钟,之后我睡了四个小时。

第二天的任务顺利到像是一条过的电影,我又一个人端掉了一整个国际组织,我甚至不关心他们研发的新型武器原材料会不会致癌或致盲,在用液氮固定了那些胶状物之后,我通知本部来接我。

我的新老板亲自接起了我的电话,他说他早知道我会成为他手下最优秀的特工。

我懒得跟他废话。

“我要一套新西装,一束花,不,不要红玫瑰,其他随便什么都好,大一点的。”

新老板愣住了。他是一个年近六十的Alpha,有三个孩子都是Beta,对我来说他比25美分的硬币都好懂,他是那种面对所有的失望和惊喜都能泰然处之,并乐安天命的Alpha。

不像我,我根本做不到。

上了飞机之后我告诉飞行员直接停在纽约圣所,飞行员告诉我飞机上这点油只够送我到海底。

于是我第二天才赶回纽约。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急于赶回纽约,毕竟罗斯先生已经在过“婚假”了,如果他现在还没被标记那一定是斯特兰奇瘫痪了。

但不管至尊法师有没有瘫痪,我肯定是失恋了。

我推辞了新老板给我开的庆功会,选择扛着花一瘸一拐出现在圣所外面,我其实没有瘸。只是我的责任医师非要给我的小腿上缠了好几层纱布,穿上西服之后裤子有点紧,迈不开腿。

而且扛着一大束向日葵行动的确有点不方便,我真他妈是操了,后勤那帮人没有脑子的,说大一点的其实是花束不是花啊。


纽约圣所给我开门的是埃弗雷特·罗斯本人,还没等我打招呼,他看到我背着的向日葵直接笑了。

“罗斯先生……”

“别那么叫我了,”他主动接过我肩上的向日葵,为我拍了拍西装上衣的灰,“埃弗雷特就好。”

我还以为他要让我叫他斯特兰奇先生。

他说他正在煮晚饭,因为至尊法师又去拯救世界了,虽然埃弗雷特自己在休婚假,但法师都没有劳动保护法。

Omega现在沉浸在新婚之喜中,他现在闻起来与之前完全不一样了——幸福,快乐,已结合,斯特兰奇。

“看到你平安回来我就知道你任务成功了,恭喜你。”

我差点在一堆烂鱼里死掉。“是的,任务很成功。”

“这是战利品吗?”埃弗雷特晃了晃手里的向日葵,“挺可爱的。”

“埃弗雷特,我……”

我还没说完呢,就被身后突然推开的大门打断了——史蒂芬·斯特兰奇,看起来与之前没有什么区别,出现在我的面前了,他无缘无故失踪了三个月,就这样无缘无故又出现了吗?

他肩上一样扛着什么东西,还留着褐色的液体,埃弗雷特保持了安全距离观察一会儿后,既没有上前把那东西接下来,也没有去为斯特兰奇整理衣服上的污渍——看来是我先拿下一局了。

“埃弗,你看,战利品,魔兽的消化腺。用这个给你做大衣,你就可以和我们一起去喜马拉雅了——这个倭瓜是谁?”

“前同事,还有我冻死都不会穿那玩意的。”

“我会给你处理好的,”斯特兰奇语气温柔,但转到我这边就突然变得可怕了,“我听说了,是你喜欢埃弗来着吧?”

说完斯特兰奇潇洒地把肩上的东西甩在地板上,那魔兽的消化腺发出了黏糊糊的吧唧声,埃弗雷特扶了下额头,而法师身边的光头小弟盯着地板的眼神看起来能杀人。

“是的。”

斯特兰奇法师冷眼上下打量着我:“你配不上他,还有你该走了。”

“或许我的确配不上埃弗,但我至少不会让我的Omega失去我们的孩子。”

正在打扫地板的光头小弟为我这句话吹了声口哨,我打赌他一定在心里拼命鼓掌呢。

但也就是在这个瞬间,气氛变得非常非常尴尬,埃弗雷特的脸有点发白,斯特兰奇顺势搂住了他的肩。

“但事到如今,他还是选择了我。”

法师显得有些残忍,那语气好像就在说埃弗雷特活该一样。


TBC

法师发动【自杀发言】正面痛锤小特工。

法师获得速攻效果【回归单身】

小特工受到5点精神伤害。

埃弗雷特精神力清空,发动被动技能【我要离婚】

回合结束。

查看全文

【BBC Sherlock】老子的征途没有星辰只有大海 6(HW/NC-17)

你永远不知道真男人速打无脑爽文,到底要用多少傻屌爽梗。

阅读前文可以猛击tag

本文时而傻屌时而黄暴时而傻屌且黄暴。所以提前说好,想在本文底下,和我纠结大航海时代与海盗天堂岛设定的旁友,你只有死路一条。


第六章 再访天堂岛


今天夏洛克看起来超快乐,是船又到了戈尔达岛的那种快乐。

诶他妈的。约翰坐在船长室的豪华沙发椅里翻了一页书:“我不去。”

“今天我带你去。”

“谢谢,不去。”

“你想穿什么出门都行。”

约翰挑了挑眉毛:“军装?”

“虽然这样的话你会给我和船员们找很多的麻烦——我不介意。”

“你在卖什么关子呢?”

约翰把书合好放在膝盖上,他终于开始认真警惕地审视今天超快乐的夏洛克与之前那次的超快乐有什么不同了。

只要夏洛克·福尔摩斯船长显得如此好说话,那就绝对一点好事都没有,上次被骗的惨痛经历,就是约翰听信了夏洛克说今晚不会操他的话,最后被迫给夏洛克口了好几次,到第二天早上他的嘴还是麻的。

“我们还给你准备了登岛仪式呢。”

听到登岛仪式,现在约翰怀疑的心情居然还动摇了一些。他妈的不就是登岛而已嘛。夏洛克了然地把埋在衣柜深处的那些为数不的男装翻出来供约翰选择。穿在约翰身上,都没有裙装那么合身——这他妈到底是为啥,约翰想不通,他身材也算是标准了,至少伦敦的裁缝不会对他评头论足——裤子有些长了,卷一卷裤腿就好,衬衫这种东西本来也该宽松点,海盗标配的长外套就不想了,天气还算热,一件衬衫足矣。

看到夏洛克笑的时候,约翰怀疑对方是故意挑了不合身的给他。但这并不妨碍约翰喜欢这身衣服,现在穿了身男装都能让他有点高兴,一想到能登上海盗天堂岛,倒也没有之前那次期待了,他已经在夏洛克的船上见识过很多很神奇的巫术和占卜了。

现在他只想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人鱼在天堂岛,海怪也行。


登岛仪式还算不上是非常复杂,在船员的簇拥下,他们刚下了船就到了码头旁的一处空地,周围已经升起了篝火,巫师和女巫们站在一起。而约翰和夏洛克需要各自在手掌划开一个口子,接着两手紧紧相握,巫女们低声念咒的时候约翰心里犯了嘀咕,他凑在夏洛克耳边问这是在干嘛。

夏洛克皱皱眉头回答说其实他也是第一次举行这个仪式。

“可你不是第一次登岛啊?”

“但我的确是第一次结婚啊。”

约翰看看身边的夏洛克,看看他们十指相扣的手,看看面前念念有词的巫师,看看他们周围一脸严肃的海盗们和巫女们——现在仪式大概举行到了约翰拔腿就跑的部分了。

或许是感受到约翰的紧张,夏洛克靠近了一些。

“现在他是你的合法妻子了,在女王或国王们的恩泽不会照拂的无主之海上,你有权砍掉任何试图沾染你妻子的手。”

夏洛克庄重地和巫师点头说他明白了,显然约翰还不明白:“可我是个男的啊?”

“昨天我刚给一个海盗和他鹦鹉举行了婚礼,你看我抱怨了吗?”巫师面无表情地回复了约翰的质问后,突然拔高了声音通知全场,“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这不该有个宣誓说愿意的步骤吗?我还没说愿意啊。”

这回巫师已经懒得理他了,他示意夏洛克快点完事,他还要给下一对新人腾场地呢。

约翰惊恐地看着夏洛克的脸凑上来。夏洛克先是轻车熟路地在约翰的嘴唇上轻轻贴了一下,便解释道:“和海盗结婚不用。”

紧跟着是一个众目睽睽之下的湿吻,震耳欲聋的欢呼和口哨声在之后的五秒内爆发,船员们尽力捧场,直到夏洛克不得不喘口气的时候才算。

完蛋。已然忘记呼吸的约翰心里想。他现在是海上霸主的合法妻子了。


今天约翰·华生终于摆脱了他的海盗船卑微俘虏的身份,一跃成为船长夫人,地位与大副平起平坐——而大副雷斯垂德心想快拉倒吧,他只想船长少给自己添乱就好,让船长夫人好好管管这个脑子有病的海盗,不要动不动改航线钻风暴眼惹海怪。

新婚日的夏洛克·福尔摩斯非常大方,除了船员之外,他请酒馆里每一个人喝酒,大家都上来祝贺。而新婚日的约翰·华生就没那么高兴了,他现在被俘虏专用的脚铐绑在酒吧吧台旁,给自己的丈夫递酒。

等夏洛克喝得有些醉醺醺的时候,他拍着约翰的肩膀说现在可以带你去看看天堂岛的真容了。夏洛克从酒馆借了一匹马,把约翰绑好后丢在马背上,自己则牵着马在街上走,一路上都有陌生的路人恭喜他今天新婚快乐,甚至有不长眼的小孩也来恭喜约翰,约翰要不是看对方人多势众早开骂了。但坐在马背上的约翰的确看到了破败不堪的街道,小摊上蝇蚊缠绕四处飞舞的货物,还有一位被太阳和海浪摧残到了看不出男女的老人,他伸出干瘪的手指讨钱,夏洛克停下来给了他一枚银币,他就说要为夏洛克做占卜。

“我不随便给人占卜。”面对老人的纠缠,喝得有点上头的夏洛克仍能保有礼貌的微笑。

“你的妻子会跟别的男人跑掉。”那个老人不顾夏洛克的反对,他说得很认真。

夏洛克听后也笑得很真诚,他又递上去一枚金币,老人很快收下。

“但你的妻子最后会回到你身边,还会给你生下子嗣。”

“谢谢。”

夏洛克得到这句话后,匆匆牵着马离开,约翰的马和老人擦肩而过的时候,约翰发现老人的眼眶都深深地凹陷下去,他却仍能感觉到老人的视线。

真是海盗天堂岛 ,约翰心里暗想,别人新婚敢说这种话要钱,看到夏洛克碰了一鼻子灰,他就忍不住嘲讽几句:“我觉得他第一句占卜得很准,之后你收买他那句就假过了头吧哈哈哈哈,你这金币花的不值。”

“诶,”夏洛克难得叹了口气,“你说孩子该起什么名字好啊?”

约翰笑得更大声了,他显然不知道天堂岛的街上走的都是什么人,或者说走的是不是人。

突然天气转阴开始飘起雨点,只穿着衬衫的约翰在马背上喊冷,夏洛克把外套披给他,接着说很快就到目的地了。

最后夏洛克停在了一栋明显是妓馆的建筑物前,约翰愣在马背上:这是给他的新婚礼物吗,还是夏洛克终于操够男人了?

妓馆的老板哈德森夫人亲自接待了他们,说已经准备好了上等的房间,热水和酒也能很快送到——听上去一切准备妥当,只是没有漂亮姑娘。夏洛克把约翰抱下来后松了绑,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最好的221房。

今晚海盗船长似乎没有回到船上过夜的意思,而夏洛克解释说这也是海盗的规矩,新婚日当夜最好要在陆地上度过,预示着婚姻关系的稳固,讨个好兆头。

“而且一般这种时候是会把妻子留在陆地上生孩子,看在你生不出来的份上,暂时也不用和我分开了,高兴吗?”

“我不介意咱俩现在离婚,你去找个能生孩子的妻子,真的。”

夏洛克拍拍床让约翰坐下说,约翰拉过房间里唯一一张扶手椅坐下,机警地环视了一圈房间。

“约翰,有件事你得知道,现在我们的关系在公海上是受法律保护的,当然包括天堂岛,一旦你踏出这个房间逃走,正义的海盗会无偿把你带回我身边,而那些邪恶的海军就会用你要挟我,你考虑清楚了。”

“那你给我介绍一下,等我逃回去之后,海军该怎么要挟你?”

“很简单,用我的命换你的命,之类的。”

“难道你会答应吗?”

“会吧。”夏洛克没有一点犹豫,说得很轻松。

约翰一时不知道怎么回击夏洛克的玩笑,因为自己居然有些当真了,他只能先仔细想了想,再开口反驳:“你不会为我那么做的,你是海盗,而且你还是夏洛克。”

“但你是约翰。”

约翰坐在椅子上,他被夏洛克认真的眼神盯的脸颊发烫:“但我不喜欢你。”

“你只是觉得你不应该喜欢我,”夏洛克站起身走近约翰,捧着约翰圆圆的后脑,对着他敏感的耳朵低声说,“其实这个世界上你最喜欢的就是我。”

夏洛克一定知道什么让人哑口无言的巫术,否则约翰不会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是该说他喜欢甲板上的污泥都比喜欢夏洛克还多呢?还是该说其实世界上他最讨厌的就是夏洛克呢?还是该痛骂夏洛克的厚颜无耻呢?那些恶毒的话语停留在约翰的舌尖,却怎么也发不出声来,唇齿呼之欲出的都不是拒绝和否定,吓得约翰只好闭紧嘴巴,在夏洛克温暖的怀抱里停顿了几个呼吸后,这位海盗新晋的合法妻子小声地请求道:

“夏洛克,等你不喜欢我了,能不能把我送回伦敦港?我不认识回去的路。”

“巧了,我也不认识,所以你就别回去了。”


TBC

下面我要把夏洛克新娶到的老婆变没有(。


对了,之前的车都锁完了。只剩大海文没锁了。等大海完结就锁。

我有时间慢慢整理之前的文吧,太多了头疼()

查看全文

子站的试阅都已经删除。

我的主页也逐步开始清理删文了(。

以后大家一起粗茶淡饭呀(。

《Pulp Fiction》:

(1)本周末将会关闭预售,此后没有通贩。如有余本另行通知。

(2)请勿让亲友代拍或者代收本子,非常感谢!

(3)子站目前只用以收发信息与通知。

(4)拿到本子的亲友请勿传阅;请勿在lft、微博、tb上评论或repo任何内容或关键字。

如果你仍想并且愿意repo给我们,请去冰茶蜜蜂论坛灌水区。

查看全文

手上的坑

1、列车时刻表系列(ka)(段子合集)(SR&Smaugbo计划中,未开)

2、关于设想和不曾预料(bcmf)(段子合集)

3、龙与少女(hw)

4、寻物启事(hw)

5、番茄、黄金与枯骨(Smaugbo)

6、低俗小说(bcmf)【预计搁置】

7、我与Omega老板不得不说的故事(sr)

8、老子的征途没有星辰只有大海(hw)


这些坑大家看着催催。顺便有啥想看的梗没有(此处要饭表情包)我看到喜欢的就写了。

快年末了,想整理整理准备过年了。

查看全文

【BBC Sherlock】老子的征途没有星辰只有大海 5(HW/NC-17)

2018.11.20  21:00图链已补全。


你永远不知道真男人速打无脑爽文,到底为啥要一天双更。

阅读前文可以猛击tag

本文时而傻屌时而黄暴时而傻屌且黄暴。所以提前说好,想在本文底下,和我纠结大航海时代设定的旁友,你只有死路一条。

和朋友们讨论了一下,后面可能会通过各种骚操作让夏洛克抢来的老婆怀孕。

还有我稿子赶完了,所以出来疯狂营业了。大家支持一哈。


第五章 露台不是干这个用的

约翰从不参加海盗们在甲板上举行的宴会,因为他的身份是尊贵的俘虏,他不屑于和船上的自由人一起玩。

被囚禁在船长室的约翰只能在看着海盗们唱着歌跳着舞的,孤单一人的他坐在船长室的露台上朝甲板看,约翰从没被人发现过,毕竟露台的位置很高——思维宫殿号的舱室足有五层,而船长室独占最高的三层,露台就开在第五层。

传说思维宫殿号的前身是西班牙王室的皇家巡游舰,但因为某些构造问题迟迟不能下水,夏洛克身为造船专家改造了三天后就让她顺利扬帆起航——但西班牙国王还没来得及高兴,他目送着巡游舰开远,夏洛克的人把西班牙士兵赶下了甲板,升起了海盗的旗帜。

在约翰看来,这故事半真半假,毕竟西班牙的无敌舰队不是说说而已,偷一艘大船怎么全身而退?而且夏洛克也有意避开和西班牙商队的正面冲突。

但今天抢的就是带货丰富而落队的一支西班牙商船,那位船长若不是这么贪心,也不会被商船队丢下,而负责教会别人做人的夏洛克船长也只是拿了一半的货物,他之前那笔买卖还没做完,思维宫殿号也不能太贪心了。

所以今晚的任务就是一起集中处理一下丰富的西班牙火腿肉和葡萄酒,还有大量在海上受潮的西班牙坚果小饼干。

约翰并不嫌弃受潮的饼干,用热茶泡一泡再吃,问题真的不大。

约翰的茶和饼干放在身旁,等着夏洛克为他把葡萄酒和火腿带上来一些,夏洛克答应好了要给他分一点了,毕竟自己没办法去甲板上。

饼干屑落在了裙摆上,约翰面无表情地扫掉。


约翰没办法去甲板上,并非是船长室的门层层落锁,也不是船员们会虐待俘虏,而是他现在穿着的衣服实在没办法见人——约翰已经学会去尽力无视这件事了。

夏洛克明显是很习惯了,他抱着火腿和葡萄酒出现在约翰身旁的时候,他礼貌地将约翰的裙摆抚到一边,以保坐下的时候不会压到。

“我去了有一会儿了,想我了吗?”夏洛克说着贴上了约翰的侧脸,把上面的饼干屑亲掉。

“我想回伦敦吃土豆。”

“土豆哪里都有,不一定非要回伦敦,”夏洛克旋了片火腿下来,用刀尖递给约翰,“可回到伦敦就吃不到这么正宗的西班牙火腿了。”

约翰看着火腿,心说自己扎死在这刀上算了,刚狠了心想张口去接,夏洛克就得了空亲上了约翰的嘴,接着海盗船长反手握着刀,还扣上约翰圆圆的后脑勺。

夏洛克的亲吻是正宗的西班牙葡萄酒味。

在船上这近两个月时间,若约翰真学到了点东西,那就是永远不要在一艘船上反抗船长,就像在陆地上不能反抗的国王一样,这与对抗匪徒或恶龙不一样,毕竟你所代表的正义,在绝对的强权下只是异端罢了。

约翰的顺从让夏洛克很快结束了亲吻,他离远了一些,借着来自甲板自下而上的光仔细端详着约翰视死如归的脸,叹了口气:“真是不可爱。”

“是啊,你让男人穿裙子,可爱才有鬼了。”

“哪里的话,你穿裙子还是很可爱的。”

说着夏洛克的手开始整理约翰的裙摆,海上的夜风很冷,约翰里面多穿了条棉质的长裤,说夏洛克准备的长筒袜他宁愿用来上吊而不是用来穿。

夏洛克到也没有生气,只是动手脱掉了约翰的长裤,连同里面的内衣一起。约翰在夜风里打着抖,当然是因为寒冷了,约翰冷眼看着船长把他的保暖长裤揉成一团抛向身后,并不言语,转身去喝热茶维持体温。

“我们就在这里做吧,约翰?”

甲板上欢快喧嚣的歌声和吆喝就在约翰的左耳,夏洛克低沉的请求灌进了他的右耳,他一个手抖把茶倒洒了一些,好在夏洛克从约翰身后及时扶正了茶壶。

“告诉我你在开玩笑。”

“不愿意?”

“当然了。”约翰小心翼翼回头,他怕自己看到夏洛克那副认真的表情。

对,就是现在夏洛克脸上的,就算十个太阳从四面八方的海面上升起也改变不了他的决定的那副表情,约翰见识过了,在他每一次说“海盗不会这么做”的时候都见识过了。

“我愿意就行了。”

“但外面很冷,而且露台很脏,我们回床上好吗?”

约翰现在已经卑微到求海盗船长回床上操他了,他不知道下一步会是什么,光想想就觉得不寒而栗。

“诶,差点就想答应你了,但月光下的你看起来和烛光下不太一样,”夏洛克说着抽掉约翰的腰带,失去束缚的裙子瞬间就从约翰的上身脱开,“原谅一个海盗的任性吧,我亲爱的约翰。”


图链



TBC

后文标题剧透:再访天堂岛

更新会及时更新在冰茶蜜蜂上!欢迎朋友点我!

希望大家都来bcmf论坛玩!会有变态私车不定时掉落(。


查看全文

我与Omega老板不得不说的故事(中)

《我想去碧昂斯的演唱会》的傻屌番外

CIA小特工(代号:碧昂斯)视角。比王的傻屌还多了一点点相当多的意淫。

因为时间线和王视角并行,如果王的章节有些忘了可以回去复习一下()反正也不长。

本章小特工疯狂意淫,但没关系,下一章博士就回来捶爆小特工狗头了。

王的章节:(1)  (2)  (3) (4) (5)

前篇:(上)

以下正文:


老板请了一个保胎假。联系了一个贵到令人咋舌的产科医生,并且全心全意祈祷史蒂芬·斯特兰奇能回家和他商量这件事。

离开了老板的小部门冷静有序地运转着,毕竟助理小姐会借由“埃弗雷特·斯特兰奇从史蒂芬·斯特兰奇那里感染了一种可怕的寄生虫”这种理由来搪塞掉所有请老板亲自出马的任务。

一开始大家会先问:“他俩啥时候结合了?”助理小姐先是沉默不语,接着智商超过120的大师会突然顿悟寄生虫在暗指什么——“那真是一件值得恭喜的事,好吧,世界和平的确可以等。”

这我就非常非常搞不懂了,为啥大家不追问他俩啥时候结合了呢?

反正这件事我是最关心的,他俩不结合孩子要怎么办。

而且也不是一定要他俩结合保住孩子,只要有人能和老板结合,老板就能保住孩子了。

我怕老板不知道,还特地告诉了他一遍。

老板的反应波澜不惊:“哪个Alpha会愿意和一个怀上别人孩子的Omega结合?”

“我就特别愿意。” 我小声回答这句反问。

老板突然歪头露出了一个笑容:“你说什么?”

“老板我愿意。”我这次回答的很大声,我确保老板听清楚了。

“我觉得我没有听清楚,亲爱的?”

老板的笑容开始变得阴冷了,他的左手食指在桌子上慢慢点着,虚扣着掌心,仿佛他手里藏着的是核弹按钮。

而我就是那个攻击目标。

“我是说,这是有点难,但老板你不能放弃啊。”

“我还没放弃呢。”老板的笑容收了回去,“下次别来我家拜访了,我没什么可招待你的。”

我的老板超冷淡。

他分明还给我挡过枪呢,其实他还是多多少少有些喜欢我的吧。


“我想我努力的方向不太对。”

回到工作岗位,领到新任务的时候,我突然发出了这样的感悟,吓了我们新来的小助理一跳。

之前的助理小姐现在晋级成了老板的代班,只是她不能出外勤,而且一点都没有我们Omega老板可爱:“要不要我来告诉你该怎么努力呢?”

助理小姐不再梳那头精致的长发了,而是每天都干练地盘起来,口红的颜色也深了几个色号,所有的首饰都被拿掉了——我觉得之前那个精巧可爱的打扮,是为了在老板面前显得温可爱且不那么Alpha一些,给这个Omega不要那么大压迫感。

现在助理小姐就看起来有十二分的Alpha。这让我不得不我松了松领带彰显自己的Alpha气质与之对抗:“愿闻其详。”

“去尼泊尔吧。”助理小姐露出甜甜的微笑。

你他妈是在暗示我去当至尊法师2.0吗?

“你开玩笑的水准比不上老板的一半。”

助理小姐的笑容纹丝不动:“谁跟你开玩笑了?”

居然是这次的任务在尼泊尔我操。

还只有我一个人,还是放射物质回收,还不能暴露CIA身份,如果失败了,将没有组织出面承认我的身份——玩碟中谍有意思吗助理小姐?

但身为外勤我没得选。

我要去尼泊尔了,罗斯先生。     碧昂斯

我想说我发完这条消息就睡,但没想到我还是睁着眼等了足足二十分钟。

他人不在尼泊尔。

其实我并不是想去找斯特兰奇博士。      碧昂斯

我明白了。注意安全。

如果这次我能活着回来,我能去看看你吗?     碧昂斯

这次的回复让我又等了四十分钟。

等你回来的时候,就是时候来医院看看我了。

我一开始没懂他什么意思,我还以为他后面那句写反了,应该是等我回来,他可以去医院看望负伤累累的我,奖励给我一枚吻。

最后那句是我脑补的。


后来我在尼泊尔的任务不怎么顺利,被迫蓄起了络腮胡和长发,让我看上去老了十来岁,再也没有小西装和黑皮鞋,只有垃圾破布套装,靠每日的罐头食物和我偷来的老板证件照苟且偷生。

老板并非是那种年轻诱人的Omega,但他的脸很耐看,闻起来又像是初秋的果园,馥郁的甜蜜中带点让人怜惜的萧瑟,是我跟本无法拒绝的那种Omega。

要是回去就能见到他了,真好。

所以为什么斯特兰奇不愿意回到他身边呢?他甚至都为了斯特兰奇怀上孩子了,为什么拯救世界那么重要呢。

我在尼泊尔的安全屋里练习冥想——或许只有拯救世界的大英雄才能抱得美人归,从回收一份能害死四万人的放射物这种简简单单的任务上入手,距离拯救世界还需要多多努力慢慢积累,但行动总比空想来得好。

我回到纽约已经是一个月后的事。

在我亲手把那个振金制的保险箱塞进地下六千米储藏区的滑道之中时,老板的照片早被我弄丢了,好在手臂上有个长得有点像是老板签名的伤疤,我才不至于精神崩溃。

这听起来有点痴汉了,不,我是说精神崩溃了。

我告诉助理小姐——我是说代班老板——的时候,她拿出一张我和老板的ps合影,劣质到我和老板的清晰度都不一样,还给我少抠了一块脸。好在照片上面有激光刻字多少挽回了一些,刻字是当初老板写给我的便签条,我还压在我的办公室桌垫下面呢。

给最棒的碧昂斯,喜欢你的歌xxx

我有一点点想要落泪了,我的心底奏响星条旗永不落。

“我觉得我干得不错。”

“是啊,碧昂斯,为了奖励你,我告诉你个好消息吧。”

就在昨天,老板不得不选择流产手术,现在他彻底没主了,毕竟斯特兰奇是不会回来了。

这世上哪里有会迟到的英雄呢,还是在如此重要的事上迟到的英雄。

这对埃弗雷特·罗斯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而我现在也不该以追求者的身份前去贸然打扰。

已经剪了短发的代班老板小姐对我的表态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意:“你现在真的变了,碧昂斯。”

“所以我换个思路,我以手下的身份去看望他——更何况他在我走之前也许诺给我了。”

“我收回前言,碧昂斯,”说完我的代班老板将她那张粗制滥造的奖状塞进我手里,“你根本不知道一个Omega可以多痴情。”

“但我知道一个Alpha可以多痴情,”我觉得这句话有点过了,于是我试着换了个语气,“我是说,但我知道一个CIA特工可以多忠诚。”

“忠诚于国家,亲爱的,不是你诱人的Omega老板。”

不知道她这个叫别人“亲爱的”这个习惯是不是和老板学的。


当天下午我就动身了,坐了两小时火车来到CIA的秘密疗养院。

我本以为老板看起来会很消沉。

但前一天刚做了手术的他居然在疗养院里玩游戏,坐在地毯上抱着手柄扮演超级战士杀外星人的那种,我到了之后甚至他没有寒暄两句,而是直接递给我一个手柄要我坐下,并且开启了双人模式。

两个超级战士杀了一堆外星杂兵后死在了最终Boss手下,杀在兴头上的老板把游戏暂停去搜续命密码了。我拿着手柄看到暂停的画面背后被锤在地上的两位战士,像极了当初一起出任务后翻车的我和老板——我实在没想到那个一本正经的老板居然会耍作弊手段。

“我很想你,罗斯先生。”

“我也很想斯特兰奇,可那有什么用呢?”

老板现在战力拔群,如果现在我再试图让我们的关系走近了一步,肯定会被锤进地板,或者直接被骂到抑郁。

我冒着身心俱残的风险高歌猛进:“我只是希望你知道,我很想你,老板。”

我现在很紧张,比动手输入续命密码的老板紧张十倍。

“诶,他们有没有告诉你尼泊尔的任务里你受到的辐射量很可能导致不育啊?”

“……诶?”

这时老板解开了游戏中的暂停。

“注意力集中,碧昂斯。”

最后我们还是没打败外星Boss,重来了四五回后老板终于放弃了,毕竟我正在全心全意紧张自己不是真的不育了——我连我和老板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

老板亲自给我煮了茶缓解我的紧张。

“我很抱歉,老板。”

“是啊,今天的好心情全败完了,我还指望你能带我打过这一关呢。”

“我是说,我很抱歉那些事发生在你身上,有关斯特兰奇博士还有你未出世的孩子……”

罗斯先生伸手捂住了我的嘴,他的手心还有手柄上那股新鲜的工业制品的味道,但仍旧改变不了那柔软的触感,我克制住自己想舔一下的冲动,等老板发话让我滚蛋。

“谢谢你,碧昂斯,”老板的手心传来细微的颤抖,“你该回去了。”

我突然发现那不是工业制品的化学气味,是Omega为了掩盖自己的破碎而使用的清新剂,Omega那股让人心碎的气味慢慢随着老板的情绪涌上来,如果我现在拥抱他,他不会拒绝的,因为他无力拒绝。

卸下一切防备的Omega是多么的诱人,我可以拥抱这虚弱的身体,但我不该这样伤害一位刚刚失去了丈夫和孩子的Omega。

现在该是碧昂斯退场的时刻了:“我会再来看你的,老板,我希望你能早点回去工作,我们大家都希望。”

埃弗雷特·罗斯的脸因为我礼貌地后撤而出现了一丝放松。

在我走之前,老板要我用他的慰问金买好今年碧昂斯演唱会所有的门票,一套就行,我没有问原因,但老板要我不要多想:“这是为教给某人一点做人的道理。”

豪华全套门票的寄件地址是纽约圣所,收件人是王。

诶?

哇。这难道是老板在告诉那个秃头小弟,自己真正喜欢的人是碧昂斯?喜欢的程度是会追着看完全年演唱会的那种?所以让试图插足的人想都别想?

虽然我没有及时赶回来陪老板做手术,但看来某人就算全程悉心陪护还是比不过我呢哈哈哈。

让我叉着腰笑会儿。

现在我要去找医生看看我不育的问题了。


TBC

下一章斯特兰奇回来,小特工正面刚。

以防有人忘记。玫瑰想教给王的道理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查看全文

其实在复3后。

我没在公开场合改叫奇异玫瑰为蝶恋花已经算是认真把持自己了。

(●°u°●)​ 


查看全文

飞船已删

在lof发文的告诉你不在乎热度就像是凡人说老子不在乎钱一样。

没有虚荣心,真想自我满足,还发你🐎lof,打你🐎的cp tag,锁了主页和亲友自嗨不就完了。

我变态私车开了多少万字了你看我一天到晚发出来污染首页了吗。


下次再看到这么清高的朋友,你要喜欢她的文,就给她赞推吧。她心里会很高兴的。

【突然反应过来,没有亲友咋办,太惨了我操。】

【还有我喜欢评论,欢迎大家给我评论,谢谢。】



查看全文
© ʕ •ˋᴥˊ•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