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晚正愁余

微博@熊仔咔嚓咔嚓咬瓜
扣扣2076906783
 

【SR】恋爱简史 ②

A线由Jane宝负责完成,B线由我来,B线位于A线十八年后。

A线BE注意。


A


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关系。这句话倏忽撞进罗斯的大脑里,像是太阳从云中露出,光线穿过玻璃,所引起的冲击力让他堪堪停下一直挪移标行的笔尖,阅读的线索便中断在了密密麻麻的法律条款里。

他不得不重读一遍,好检索自己的进度,突然的分心总是让人觉得疲惫更甚。但好在,他很快地又投入进去,直到所有的任务完成,直到天黑,周围的人三三两两地走光了,比罗斯还晚走的人说不定会待到闭馆。于是又是无聊的一天,或者说无聊的又一天,忙碌充实,但的确很无聊。

他夹着书本步着图书馆向下的台阶,被系里的同学从身后喊住,几个男生问他要不要去喝上一杯,看一场表演,兴许再泡到几个妞。罗斯刚想拒绝,他同学就嘲他不是对教授一往情深就是对大部头书有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感,“谁会看了一天书还接着回去看书啊?今天可是周末啊罗斯。”于是罗斯踹了他们一人一脚地拒绝了。“等你厌烦打光棍那天可不会有人来救你了。”那几个人边唾弃着罗斯不可救药边走远了,罗斯走在台阶的台面上,朝着相反的方向,无意识地扫视着校园里来来往往的人。那个念头又悄然地转了回来:真的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关系,不是吗?


而这其实有点可笑。罗斯放下了手里的水壶,他坐在宿舍的沙发上再度反思起来,因为听起来就像是他的潜意识在抱怨或者该死的多愁善感。于是他站起来将水壶放回吧台的托盘上,转而从冰箱里拿了两罐啤酒,再绕进房里,将其中一罐递给了霸占他书桌的斯特兰奇。

“咖啡会更好……”斯特兰奇假装抱怨地接过了,递给罗斯一个微笑,将啤酒放在了桌角上。又再度埋头到了课本里,医学院下周有场大考,这让斯特兰奇坐在书桌前的架势像是要天荒地老。

“没有咖啡,我的存货被你洗劫光了。”罗斯在书桌旁的床边坐下,他抿着啤酒解乏,事实上,即使没有考试,斯特兰奇也大多是这种状态。牛津的大部分人只知道他的天才,而罗斯知道他的勤奋,于是无论是谁都知道斯特兰奇有多可怕。

每当这种时候,罗斯就很庆幸于自己并不跟斯特兰奇同在一个系,他还记得他入学第一周就已经听闻了斯特兰奇的事迹,4.0的cGPA,教授过他的系主任给他的邮件里称“你是我教过最优秀的学生”。而他甚至只是法学院的新生,罗斯根本无法想象医学院的同侪是怎样看待这样一位学长的,也不知道他们医学院的人是不是每天都活得非常压抑……

“你在想什么?”

“唔?”罗斯咬着易拉罐的硬质的边缘应着声,但脑袋完全的放空出神。

斯特兰奇手不停笔地又问了一遍:“肯尼?”

罗斯啊了一声回过神,往前倾了一点身体,忽然兴致勃勃问道:“你们每周的讨论会是一起上吗?”

斯特兰奇点点头,道:“有些还是跟新生一起,各个年级都有。”

“太可怕了。”

“可怕?”

“嗯,我今天从图书馆走的时候还有很多人,平常我坐的位置周围没有人动的,只有我夹着书走了。”

斯特兰奇不在意地笑了一下,“这又不代表什么。”

“但是我忽然在想……”

“想什么?”斯特兰奇翻了一页书问道。

“为什么你会跟我在一起?”



B


第二天中午,绝大部分同时认识埃尔弗雷特·罗斯和斯蒂芬·斯特兰奇的人都知道他俩那劲爆的关系了——奇异博士曾经在牛津学医,是大他两届的学长,两人曾交往过。

成吨的问题都甩在了奇异博士的面前,这位友好的超级英雄像是收了钱的算命先生,每个问题都尽心尽力。就算问题渐渐变得尖锐,斯特兰奇也没有回避。

“你们到什么地步了?”

“你能想到的我们都做过了。”

众人倒抽一口冷气。

“你是怎么追到他的?”

“他追的我。”

还没喘过来气的人又被迫震惊了一次。但没有人问是谁甩的谁,因为大家默认是罗斯甩的斯特兰奇,毕竟斯特兰奇是那个毫无避讳地谈及这段感情的人,那么他就不是那个杀死这段感情的凶手。

这件事传到罗斯耳朵里要不了多久,但让所有人意外的是,罗斯对此的反应是暴跳如雷:“试试看着当我的面提这件事。”我绝对会把你关禁闭,每天只给1000毫升水和两块苏打饼。

于是所有人心照不宣地又懂了,是斯特兰奇甩的罗斯,罗斯这性格被甩不奇怪,奇怪的是罗斯面对斯特兰奇居然没有浑身带刺,睚眦必报的玫瑰可不只是谣言。

恐怕只有当事人能知道十八年前的真相了,但自此流言蜚语从没停止过,每一个落在罗斯身上的眼神都让他浑身不舒服。好像每一个人都想问问他对那段旧情的看法,但是碍于种种原因没有办法开口。

最后还是陪伴他多年的助理替所有人开口。

“大家都很关心您。”那位聪明的姑娘将这句看破不说破的话伴着热咖啡一起为自己的上司奉上。

“我们绝没有他说的那么好,当初发生的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

助理小姐轻轻抬眼看着罗斯,发现他没有反讽,也没有自嘲,而是真的在后悔当初的自己为什么那么愚蠢。

那么往事不该深究了。罗斯先生看起来是那么伤心,他甚至没有责怪斯特兰奇博士的意思。


要换做十八年前,罗斯知道听见斯特兰奇到处和别人解释他俩是一对的话,罗斯知道自己一定会很高兴的。但已经晚了十八年,这些都理应沉寂。

流言蜚语的结局就是斯特兰奇又出现在罗斯先生的办公室里,诚恳地向当事人道歉:“对不起罗斯先生,我不该到处乱说,给你造成了困扰。”

所以是乱说的。

罗斯知道自己不该深究这些字眼,他摇摇头:“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多嘴了。”

“我可以补偿你什么吗,作为道歉?”

法师之前小心翼翼的表情又纾解回了傻笑,罗斯看着那张笑脸突然觉得难过。

斯蒂芬·斯特兰奇永远知道如何讨人欢心,更会让别人一次又一次原谅他。曾经的罗斯深受其害,但现在不会了,罗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不用了,斯特兰奇医生,我虽不是个大度的人,但远没有传言中那么小气。”

“所以你现在有了小心眼的名声了?”斯特兰奇露出来夸张的惊讶表情,“我想听。”

魔法大概消耗智商,他原先可没有这么多事,罗斯这么想着,脸色铁青地连推带拉将那个法师请出了办公室。


TBC

进度40%

大家怎么都在说某个人的锅呢?不要猜,等Jane宝给我们答案www

虽然她当初选择A线完全是因为想帅学长艹小玫瑰,狠狠艹,不留情面的那种,睡奸家常便饭。

妈的我的博士艹不到啊我好绝望啊抱住老博士失声痛哭。

查看全文

午睡梦到galgame。
John,Hector,Arthur,Bilbo,Everett五位小天使可以攻略的那种。
我脚踏五只船打出了渣男的柴刀结局【被爆头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galgame一定要出后宫结局来满足特殊人群的需要。
【根本没有在反省】
妈的想搞个橙光游戏来满足自己了【赶快醒醒吧你个废物。

查看全文

【SR】恋爱简史 ①

AB线同时进行的故事

A线由Jane宝负责完成,B线由我来。A线的故事走向了BE,所以才有十八年后的B线。

阅读点我点我

一个小警告:【睡奸是我想看的,Jane宝对我特别好】

查看全文

每次回顾自己的坑都觉得胸痛+呼吸困难。

翼人和SPL还有噩梦及其始终我大概真的不会接着写了,时隔太久那些剧情我已经衔接不上了。我弃坑了。

向等了那么久的朋友们道歉。

我觉得噩梦还能再挣扎一下,那两个真的挣扎不动了,翼人的故事是我高三的时候想的,现在我都大三了∠( ᐛ 」∠)_

岁月催人老啊。

————

换句话说我现在已经没有老坑了哈哈哈哈哈。

世间无难事,只要肯放弃。

查看全文

差点就要哭了。真的太谢谢了。

今天上午练习静脉抽血和同学互相伤害,下午外科实习两台动物手术一点尬到七点,快要失去吃饭洗澡力气的我果然只有小黄图能拯救(快醒醒。

熊熊是我失散多年的爸爸,一定要记得养我啊熊爸(熊熊:??????

你这么喜欢车!我不接着开都不好意思了!嘿呀!等我送你后续!

我觉得我应该把熊出没的车和荒野猎人的车都发一发(专业画大饼。

我爱熊熊,我们大概是一家人了(谁跟你是一家人。

回收站:

又看了一遍玻璃缸和删减版的荒野猎人【xx】无心画作业只想给熊太打call【【】就!就悄咪咪画了!!!求不要嫌弃【】表白一下熊太【【u】悄悄艾特一下【】 @ʕ •ᴥ•ʔ  【【

喜欢了两个月就开始画黄图了我好危险【xxx【】不要举报我【】我看看链接怎么用【【

附上原文链接////!→http://black-sea-mew.lofter.com/post/362d77_f89adeb


【HW】龙与少女(上) NC-17

所有设定延续403,两人已经在一起了。这次对角色的演绎很特别,不知道是好得特别还是不好的特别还是特别的不好。

欢迎交流,若你愿为此文打上超级ooc的tag,我也乐意接受。


Summary:瞧瞧你多在乎约翰·华生,就像拯救被困的少女,屠龙勇士夏洛克·福尔摩斯。


雷斯垂德在伦敦午后的细雨里踩灭了半支香烟,抬头看着十几米开外的同样没有打伞的夏洛克·福尔摩斯,后者裹着他那标志性的长大衣走过来,在两步远的地方他们相互点头示意。雷斯垂德开门见山地解释说嫌疑人还是坚持要起诉夏洛克在追捕过程中实施了无谓的暴力。

“况且到最后一步本来就该给警察管,尤其是在约翰已经受伤的前提下。”

夏洛克听完雷斯垂德探长的陈述后,食指和中指下意识点住嘴唇,这是戒烟中才的动作,夏洛克为了罗莎蒙德戒烟,这回他是真的下定决心了。雨还没有变大的倾向,夏洛克观察着雨水划过自己大衣面料的轨迹,漫不经心地说:“别告诉约翰,我会出庭的。”

“嘿,你以为就出庭那么简单吗?虽然我们的口供肯定有利于你,但根据他受伤情况你还是有服刑风险的。”

“明白了,我会争取庭外和解。”

“他只要你道歉,连约翰的份一起。”

夏洛克听后用冰冷的视线审视起格雷格·雷斯垂德,质问他是如何谈判出了这么可笑的条件。

“反正我们什么都不会告诉约翰,你去道个歉怎么了。”

“你替我告诉他,如果最终我们在法庭上见的话,我会有意无意提起巴特,毕竟是伦敦著名侦探犯下的伤害案,让他想想全国直播的后果。”

“什么,什么巴特?”

“就原话告诉他,我绝对不会道歉的。”

雷斯垂德没有叫住离去的夏洛克,他又点燃一支烟目送夏洛克消失在伦敦灰暗的雨雾之中。


夏洛克今天没去看约翰,一是因为今天很忙,二是去那了也实在不知道该做什么。约翰在病床上看杂志,想方设法把无聊的夏洛克赶走,杜绝他折磨护士和医生的可能。就算事实如此,夏洛克去的理由是因为他觉得必须要去,这是他身为伴侣的责任,不把受伤的一方独自留在病房。

但夏洛克和约翰都心知肚明,夏洛克从不在意无聊的世俗之见,什么伴侣的责任,那都是自找麻烦罢了。夏洛克只是忍受不了没有约翰·华生的221B,他来到病房告诉约翰他们的墙上多了几个弹孔,只是为了看约翰笑着摇头的无奈。

夏洛克不能没有约翰。不是他选择和约翰在一起的,是他不得不这样做。


他又想起事发那天约翰在拳脚交加下蜷起身子保护着头部的那副样子,当那个叫艾伯的家伙踢断约翰桡骨的时候,约翰的胳膊脱力了,他之前握拳的手轻轻搭在了胸前,和他睡着时蜷起的样子一模一样,而人睡着了之后,和死去又相差多少呢?为了检查约翰的伤势,夏洛克并未抓住任何一位行凶人,约翰见到夏洛克那副样子差点要笑得喀出血:“嘿,我没事。”然后直接晕了过去。

他们在一起后没有任何建立任何法律上承认的关系,约翰曾开玩笑要是夏洛克突然去世他连一分钱遗产都分不到,现在轮到急救室坚持要联系哈利·华生来分享夏洛克没有保护好约翰的消息。约翰在乎哈利,比哈利在乎他多,这就是夏洛克不想和哈利分享约翰的全部理由,哈利是这段关系的受益人。而能在约翰身上收益的应该只有夏洛克·福尔摩斯才对,因为约翰只有一个。

那天的哈利穿着小皮靴和牛仔裤,随意地把夹克夹在肘窝,同夏洛克一起站在医院走廊里。约翰被推进急诊手术室之后,她从包里掏出口香糖,递给了夏洛克一个,夏洛克拒绝了。哈利的口红多半已经被蹭到某个姑娘的皮肤或者酒杯上了,但她笑起来依然锋利诱人:“你在逞什么英雄?”

“你说什么?”夏洛克当然听清了,他跟不上哈利的逻辑,不知道她说这句话是为了口香糖还是约翰。

“约翰是个成年男人,不是你的责任,你不用跟个骑士一样保护你的公主,华生家从不吃这一套。”

“你觉得我是在向你献殷勤?”

“你是在向我宣誓主权,好像你比我难过就赢了些什么。”

哈利说完后吹了一个泡泡,在空气中破裂时发出啪的一声,夏洛克面露愠色,在手术室外的华生掏出手机开始发短信。

“我没有难过。”夏洛克夺下对方的手机,继续之前的谈话。

“放心,我也没有要跟你争,我跟你是一边的,约翰早就归你了,恶龙。”

恶龙。

夏洛克被这个称谓惊得一身冷汗。


现在他躺在221B的沙发里,约翰躺在医院,221B就是他的地穴,他就是盘踞在221B的恶龙。

哈利·华生说得一点不错。约翰是他守卫的珍宝,就算约翰本不该属于他,但他有能力据为己有。哈,曾有人告诉夏洛克他是屠龙勇士,约翰是他待救的少女,夏洛克只能算他说对一半,因为现实中没有英雄,就算有,夏洛克从来都不是约翰的英雄。

221B的门铃响起,夏洛克的客人如约而至,带着新案子。是的,在约翰仍在医院的时候,他把罗莎交给了茉莉照顾,又接起了新案子,不让自己停下来。既然做什么都不能改变约翰痊愈的速度,那么干嘛不做平常该做的事情呢?

客人出于礼貌关照了几句华生医生的情况,夏洛克就显出了烦躁的样子,任谁看了都会觉得夏洛克对约翰的现状毫不在乎——但要是有人跟你解释他其实是觉得不安,你也会同意的。好在今天的客人足够睿智,睿智到不去揣测那些对方刻意掩藏的情感,注重目前手上的事情,对两方都好。之后,客人在夏洛克那里得到了满意的答复,而夏洛克也喜欢这种送上门来的谜题,他有龙的习性,蛰伏在自己的居所,讨厌出门,更讨厌不速之客。对方在走之前留下了对约翰的问候,夏洛克含糊地点着头,他看了眼表,该去茉莉家把小华生接回来了。

罗莎蒙德喜欢她的爸爸和教母,与她的教父更多是一种淡漠的交流。她很少看着夏洛克笑,却喜欢一直盯着夏洛克看。在有些时候,夏洛克甚至能从那眼神里读出让自己不安的东西,比如:“你为什么要亲我爸爸的嘴呢,夏洛克?你应该这么做吗?”

他跟约翰讲的时候,约翰捂住嘴笑了很久,如果罗莎真有夏洛克说的那么聪明,那么笑声就不该给她听见。

现在罗莎和夏洛克一同坐在出租车上,罗莎显得有些不开心,她已经有两天没有见到约翰了,这个时间足够让一岁多的孩子焦虑不安,可夏洛克和约翰都同意约翰那副鼻青脸肿的样子只会让事态更糟。罗莎试着握住夏洛克穿着皮手套的手,夏洛克抬起了一只食指给她,她有约翰的眼睛,又大又忧郁,被盯着的人很难狠心视而不见。

“你很快就能见到他了。”夏洛克撒了一个谎。

罗莎又开始盯着夏洛克的脸了,夏洛克满不在乎地盯了回去。

我知道你在撒谎哦,罗莎的眼神好像在这么说。

那能怎么办,约翰现在胳膊受伤,肋骨骨折,见了你也不能抱你。夏洛克眯着眼睛看了回去。

罗莎接纳了夏洛克的凝视,罗莎在判断夏洛克的可信度,罗莎得出了结论,罗莎移开了眼睛。

夏洛克松了一口气。


到家之后夏洛克把罗莎放进儿童区看她玩软积木,拨通了约翰·华生的电话,在约翰还没来得及张嘴的时候就开始讲话:“我把罗莎接回家了,她今天也没有哭闹,失望吗?”

约翰显然在半梦半醒间——当然,如果你一天到晚也只能躺在病床上吊水的话,你也会喜欢睡觉的——他反应了好一会:“你说这个小混蛋几天不见不会把我忘了吧?”

另一个大混蛋从没停止思念你。一句合适的调情,到嘴边却开始变苦,夏洛克一犹豫,就失去了脱口而出的时机,这句能让约翰害羞很久的话再也没有机会说出口。

“谁知道呢?”夏洛克把目光落在约翰的女儿身上,罗莎正忙着把积木堆高再推倒,她很喜欢积木滚落到自己小腿肚上的感觉,这也是为什么约翰为罗莎换了软积木。

“你今天没来看我,你怎么样?”

“完成了一个委托,赚了一千镑。”

“骗人。”约翰在电话那头笑了,他笑起来还是很小心,骨折的肋骨让他很疼。

“好吧,委托人是熟人,我没要钱。”

“那你今天有好好吃饭吗?”

夏洛克对此早有准备,他捏起一块早就冷掉的薄饼往嘴巴里送:“在吃呢。”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夏洛克竖起了耳朵,他知道约翰现在有个访客。

“抱歉夏洛克,医生在这呢,我得先挂断了。”

“医生一直都在。”

“你知道不是在说我,亲爱的,让我跟罗莎讲句话。”

夏洛克弯下腰把手机举到罗莎耳边,专注于积木的罗莎挥挥小手,在把手机推开的时候按到了挂机键。

后来他发了条短信过去的时候,雷斯垂德打进来电话,告诉他艾伯放弃起诉了,并且和夏洛克道了歉,如果还不行的话,可以向华生医生当面致歉。

“你可真的太神了,我一说出巴特这个名字他就认怂了。”

“当然,”夏洛克的语气相较之下格外冷淡,“记得那个你们追踪到的污点账户吗?他偷来的钱绝大部分都打给那个男孩的母亲了,那是艾伯不敢承认的私生子。”

雷斯垂德在电话那头低声感叹了一会,在夏洛克不耐烦之前赶紧捡起话头。

“所以你要他当面道歉吗,作为为他保密的条件?”

“我不会接受道歉,也没义务为他保密,让他对着法官忏悔吧。”

在雷斯垂德支支吾吾的时候,夏洛克把电话挂断了,要是约翰在的话,肯定会说他没礼貌的。而夏洛克也绝不会听。这就是他们的相处之道,夏洛克喜欢约翰纠正他时那股讨厌劲儿,和约翰的可爱劲儿来得差不太多。


这样的日子又熬了三天,夏洛克两手空空去看过约翰两次,每次都直接问管床护士约翰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回家。

“要是我现在回家,就要麻烦你照顾两个人了。”

“罗莎可以给茉莉带。”

“我们不能再麻烦茉莉了。”

三天后,罗莎果然在茉莉家和她的猫玩,夏洛克把坚持要自己扶扶手的约翰抱上了楼梯,从医院带回来的随身物品就那样仍在楼下。夏洛克小心地把约翰放在沙发上,就像对待他宝贵的小提琴那样轻。约翰有点受宠若惊,但是看到厨房还在冒着奇怪烟气的烂摊子后,好心情烟消云散:“不管那是什么,你都得把他恢复原样,先生。”

夏洛克把约翰轻压在沙发上,不耐烦地回头看了一眼厨房,接着给了约翰一个解释,解释的内容是一个亲吻,让约翰闭嘴的功效显著。

“来做吧约翰。”夏洛克说着扭开了约翰衬衫的第一粒扣子,“帮我把沙发缝里的润滑剂和安全套拿出来,如果你不想用也可以。”

约翰用没有打石膏的右手用力顶开了还在啃他脖子的夏洛克,夏洛克抿紧嘴巴迎着约翰的力向后撤开,眼睛里写满了“我需要解释”。

“我觉得我不能剧烈运动。”

“我保证不会很剧烈的。”

约翰刚想说你又没办法保证,夏洛克已经把约翰的衬衫打开一半了,能看见前胸到侧肋大片的淤青,夏洛克轻抚过后吻了上去,他不会问约翰还疼不疼,因为他不需要,他会演绎。

约翰的右手被迫和夏洛克的左手十指相扣,他唯一能用的武器被锁死了,这情况堪比之前被围殴时的紧迫。

现在夏洛克的右手轻松避开他打石膏的左臂摸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藏在那里的润滑剂,闻到那股熟悉的味道时,约翰发现自己竟然还有点期待。

这当然是不对的,他真的不想刚出院就又回去,跟医生解释刚到家就和自己的爱人来了一发导致伤口崩开了。

“我以为你知道怎么照顾人。”约翰在裤子被褪掉的时候叹了口。

夏洛克的动作停下了,但也不到一句话的时间:“我当然知道,我只是不想。”

他说过了,他从来都不是约翰的英雄,他是约翰的恶龙。


TBC

查看全文

答应好的,荒野猎人导演剪辑版。

2200+

这是一艘微缩航母。

内容是啥见上一篇lo。

别直接点开看。谢谢。

以下:

ʕ •ᴥ•ʔ

看着我的脸,写满了被雷劈到老子才不管。

查看全文

一个秘密

当初写玻璃缸其实是想看Bilbo被灌了药or被插着“不可描述”然后关在玻璃笼子里做展品,后来一下笔就突然他喵的正直起来了。
几乎每次写文都是。脑子里是荒野猎人,下笔变成了熊出没。
我还有救吗。当然我觉得熊出没也不错。荒野猎人就有点太刺激了。

查看全文

【Smaugbo】玻璃缸之恋 (终)

每次写文下笔前都是这个好搞一搞,写完了都是终于完结了尘归尘土归土。

 


“希望你能记得一点,我们在一起做这些都是为了钱。”

每次Smaug傻笑得太过夸张的时候,Bilbo都会出言提醒。

之后Smaug会抿着嘴,尝试用微笑来告诉Bilbo他知道,但那个表情让Bilbo觉得良心不安,就像告诉一个相信圣诞老人真实存在的男孩他的礼物其实是他爸爸半夜偷偷送的。

这一切的表现,就像是Smaug真的喜欢上他了,而且Smaug再也不说那套自己很快就会失去兴趣的理论了。Bilbo觉得这些不该发生,因为他无法回应对方的期待,可内心深处,出于钱还是别的什么目的,他更不想伤Smaug的心。

于是Bilbo提醒Smaug别陷得太深的时候越来越少,只有在离开时助理递上的支票夹才能让Smaug意识到之前发生的都是什么,Smaug却仍旧尝试乐在其中。他甚至不厌其烦地邀请Bilbo去参加酒会或派对,Bilbo只答应过一次。就算翻出来自己压箱底的西服和最好的皮鞋,Bilbo站在Smaug身边就像个侍者,行云流水般接住那些陌生人递过来的空酒杯。

这种时候的Smaug身处聚光灯下,闪耀得让人睁不开眼,嘴角含着的笑意似有若无,让所有人都如履薄冰那般小心揣摩他的心意——伟大华丽的Smaug,Gandalf见他这幅模样,准会吹着自己花白胡子这么说。伟大华丽的Smaug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偷偷攥着Bilbo的手腕不让他逃跑,但Bilbo没想过逃跑。仰望Smaug的感觉并不讨厌,就算大多数时候这个先生像个傻子,但看着他的另一面让Bilbo觉得新奇,他从来都不该认识这样一个高高在上的人,但只有Cying这样的家伙才会去注意一个擦玻璃工,说要把他带回家。

后来Smaug拉他躲在灯光照不到的角落里,Bilbo瞥见他们不远处有一对男女在接吻,Bilbo有点失神地看了一会儿,紧接着发现Smaug的眼神在那对男女和自己脸上来回切换。Bilbo赶忙解释自己只是有点缺氧,刚刚那些女孩身上的香水味太重了。

“我知道,”Smaug把他衬衫第一粒扣子解开,“你穿得像是个书呆子,不憋就怪了。”

“反正就这一次,书呆子怎么了。”Bilbo有点脸红,他不想看Smaug探究的眼神,于是又把目光落在那对男女身上,男人的手已经从女人的腰下移到臀部了,于是Bilbo又赶紧把目光转回来,祈祷某些人办事能躲得更隐秘一些。

“我不该把你请出玻璃缸的,Baggins,我突然觉得后悔了。”

Bilbo听见Smaug说后悔那两个字的时候,觉得心底像是被投了一颗石子,激起一圈又一圈的水纹。

“交易随时都能结束,”Bilbo干巴巴地接话,“今天过了不到两小时,优惠算你一小时也没关系。”

Smaug又开始露出Bilbo是他童年终结者的那个委屈的表情了,但他仍旧什么也没说,话锋一转,说要不打招呼提前离开派对,带Bilbo去吃点好的:“如果你不想答应也没关系,我可以一个人去吃。”

但Cying先生的表情分明在说,如果你放我一个人去吃,我会哭的。

Bilbo答应了Smaug,还在最后又拐到别的地方吃了甜点。Bilbo在回家的路上咬了一口Smaug手上的冰淇淋,之后Smaug若无其事地舔着Bilbo咬过的位置,并且在尝试回咬Bilbo手上那个的时候得到了坚定的拒绝。

其实我今天过得很开心。这句话Bilbo没有对正在自己家门前签支票的Smaug说出口,每次到这个环节,就是一天交易结束的时候,不仅提醒了Smaug也提醒了Bilbo,今天这一切的发生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些都让Bilbo觉得难过了,他轻轻地问:“我们什么时候能结束这一切呢?”

“……我可以加钱。”Smaug如走钢丝那般用气声在试探了,他甚至不知道哪里出错了,Bilbo要结束他们的交易。

Bilbo接过支票的时候只想说去你妈的,但是他尽职尽责地说了晚安,附赠一个微笑。

Smaug非常感谢Bilbo之后都没有再提起这句话。

会为这项交易换衣服的不仅是Bilbo还有Smaug,他会穿着拖鞋和T恤大短裤登门造访,带着微波炉爆米花和六听葡萄味的汽水,就像所有偶尔串门到朋友家打游戏的宅男,缠着Bilbo煎牛排给他吃,也不一定是牛排,总之就是想吃肉,拒绝蔬菜。吃完了还会帮着Bilbo洗盘子,虽然根本洗不干净。之后Smaug仍旧要在沙发上午睡,Bilbo会为他拿来毯子,等Smaug睡着,Bilbo会坐在沙发和矮几之间的地毯上看静音的电视,或者看Smaug。他在想等Smaug睡醒之后要做什么,买明天的食材还是收拾花园,或者干脆继续在沙发上烂着?

偶尔静音的电视和Smaug平稳的呼吸声也会让Bilbo睡着,他会躺在地毯上或者靠在沙发上。如果Smaug能幸运地比Bilbo先醒,他就能偷偷看着Bilbo睡觉的样子,然后用指尖轻触那圆润的鼻头,肉肉的脸颊还有柔软的嘴唇。

这机会真的少之又少。

可如果他们是伴侣的话,那么这些举动都不会有任何问题。Smaug还曾委婉地问过能不能过夜,Bilbo也委婉地拒绝了,但Smaug没能理解Bilbo的委婉,所以Bilbo直白且坚定地拒绝了第二次。Smaug慢慢接受他俩这关系已经发展到头的现状了,他想不出来任何能改善现状的方法,只要Bilbo不推远他,那么就足够好了——是的,只要Bilbo还喜欢钱就行了。

那天正好是购物日,Smaug看Bilbo在认真比较两个从价位到外观都差不多的牛奶,回答着根本无所谓的问题,尽职尽责地推着购物车,被Bilbo的姑妈逮个正着。那个姑妈一脸八卦旁敲侧击询问这个小伙子是不是Baggins的伴儿,Smaug看Bilbo一副为难的样子,诚实地对姑妈说他俩的关系基于金钱交易,完全没有情爱,非常单纯,不必担心。

姑妈明显没有完全明白到底这句话意味着什么的时候,Smaug又说了他是掏钱的那一方。现在姑妈明白了,她捂住嘴巴惊得说不出话,Bilbo索性破罐破摔地解释道:“他给得特别多。”

接着Baggins先生和自己姑妈冷冷地告别,两人不欢而散,Cying先生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对不起。”

“反正我也不喜欢她,没关系。”

“我们的关系让你困扰吗?”Smaug咬了一下舌头,又是一句错误的问话。

“你说呢,Cying先生?”Bilbo拿起了两块长得差不多的牛肋排,“你觉得哪一块更好?”

Smaug说不上来,最后Bilbo没有选择牛肋排,他买了一块牛腩回家做了炖菜。炖菜非常好吃,Smaug嚼着牛肉和Bilbo谈了谈自己的家人,除了一年到头看不见一次外还是蛮好相处的。Bilbo也告诉了Smaug他的家人,爸爸很早就去世了,但他有一个幸福的童年,直到母亲也去世了。

看到Smaug接不上话,Bilbo又补充道:“我和你一样,孑然一身,挺好的。”

“所以我们可以在一起。”

那应该有个拒绝,Bilbo却犹豫了,他又犹豫了,绝不是因为钱,但他又不敢相信是喜欢。
他不敢相信自己喜欢上了Smaug Cying这样的傻子,也不敢相信Smaug Cying这样的傻子会喜欢他。

“你只是想免费蹭饭罢了。”

“钱绝对不是问题,如果我能亲你一下,我可以给你买个米其林三星。”

“如果你夸一个厨子他做的饭比肩米其林三星,他会想亲亲你的。”

Smaug地舌头突然开始打结:“你做饭应该有五星那么多。”

“恭维过头了,Cying先生。”

Cying先生脸都悔绿了。

那天最后,Cying先生手上拎着Bilbo帮他打包好的小饭盒,里面是Bilbo亲手烤制的小饼干,仍旧站在Bilbo的玄关上为他签支票。Baggins看着他心满意足地签下那一串零,突然下定决心要做些什么了。

“我不想要你的钱了,Cying先生。”他突然宣布道。

Cying先生刚要签字的手抖得让Smaug的S打了好几个弯:“我做错什么了吗?”

“没有,我只是不想再要你的钱了,我不想这样下去了。”

“我可以加钱。”

“这招从不管用,记得吗?”

Smaug抓着那个小饭盒就像个小学生,他的焦急转变成了颓败,Bilbo却还不知道怎么和Smaug开口,他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是否Smaug觉得Bilbo有趣是因为他一直都显得太难讨好了,如果Bilbo反过来说喜欢他,那是不是就真的结束了,和Smaug说的那样,将已经失去诱惑的Bilbo Baggins永远抛在脑后。

“我其实一直都知道,Baggins先生,那些支票里的钱你从没取过,可我只有这个,除了这个我不知道该拿什么换你。”

Baggins想告诉Cying,那就拿你最珍贵的东西换我,但Cying眼里全是放弃:“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我不会再缠着你了,Baggins先生。”

“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来我家吃午饭,不用花钱,我们可以做朋友。”

Cying听后却古怪地笑了一下:“不用可怜我,Baggins先生。”

Bilbo当时差点气哭,Cying却自以为绅士地潇洒走远,事后开始想如何拐回Bilbo家门口求Baggins先生可怜可怜他。并暗暗发下毒誓再耍帅就是狗。

没有去处无所事事的Smaug又回到了Gandalf的博物馆,这让Gandalf高兴得忘乎所以,但再漂亮的商品都让Smaug提不起兴趣,Gandalf说如果Smaug肯先求求他,他愿意给Smaug看点好东西。

Smaug翻了一个大白眼,转身要走,Gandalf立马态度180度大转弯,开始求Smaug看最后一样展品,物超所值,童叟无欺。

Smaug在Gandalf的指引下走到了展厅最角落的地方,昏暗的展柜里是一个正在擦玻璃的人。

Smaug一时说不出话来,他把重心从左腿换回右腿,又从右腿换回左腿,才转头对Gandalf说:“可这个是不卖的。”

“看看又不要钱。”Gandalf微笑起来,胡子因为弯曲的嘴唇而展开。

Smaug蹑手蹑脚地走进,看到Bilbo Baggins在这里的聚光灯下依旧明亮如星的眼睛,那些他曾偷偷触过的睫毛和发梢,温暖柔软的脸颊和嘴唇。Smaug开始理解什么叫倾家荡产了,他站在这里就像个乞丐,在Bilbo Baggins的面前,他永远是个乞丐,就算他挖遍全世界的黄金,也不换到他唇角的饼干屑。

Bilbo再次踮起脚尖,想要够到上面的玻璃,Smaug赶忙低下头,想象与Bilbo接吻的场景。

直到他的两片嘴唇贴上了一对更软的。

世界在死寂中沸腾起来,Smaug两手抬起,没有触碰到玻璃,却捏到了Bilbo的肩头。接着Smaug受惊般将Bilbo推远,正捏着一块方巾的Bilbo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这个展柜少一块玻璃。

“我在大学是默剧表演社资深社员。”Bilbo又开始当着Smaug的面擦空气中不存在的玻璃,Gandalf也发出了他特有的笑声,在两人的笑声中Smaug有点生气,但他更多觉得眩晕,他好像亲到Bilbo了。

“Cying先生想雇我表演默剧吗?报酬是一个吻,刚刚的那场我已经收到了。”

“一个吻?干什么都行吗?”

Bilbo皱了下眉头想提醒对方别会错意了,Smaug却眼疾手快捉住他的下巴又亲了一下,这回他百分之二百确定他亲到Bilbo Baggins了,他的舌头都尝到Baggins先生那股甜味了。

Bilbo收到了那个吻,他再次踮着脚贴近了Cying先生的脸,扑闪了一下仿佛沾满了金色粉屑的睫毛,将Smaug扇得意乱神迷。

“你想雇我干什么,Cying先生?”

“我想让你再亲我一下。”


END

查看全文
© ʕ •ᴥ•ʔ | Powered by LOFTER